日子

2019-10-07 16:30栏目:诗歌
TAG:

时间啊,就是一头野驴,跑起来就没个停。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一眨眼,我就老了,反正我这胳膊腿的怎么整也是不太好使了。有时候,人们问我今年多大了,我得慢慢寻思一会,到底今年多大了呢?我记得有一年是过了八十的生日吧,那今年是八十几呢,还是九十几了呢?唉,想不起来,愿意多大就多大吧,我也不知道,我有时连我长的什么样都忘了,我有老长的日子没照镜子了。
  清早天见亮,我就醒了,坐了起来,眯的糊的,我用手摸了一下身后,唉,又湿了,我又尿床了,我一下子又躺了下来,我不愿起来。老头也醒了,看我这呆呆的样,就说:“唉,尿就尿了呗,赶紧上厕所去吧。”我可听不清他在说什么,我就直勾地瞅着他,老头就喊:“让你上厕所,上厕所。”
  哦,我听清了,上就上呗,使劲喊啥呀。我穿着湿漉漉的线裤,走到厕所,不知老头让我来干啥,我就站在那不动弹。
  老头来到厕所,说了一句:“唉,又尿了,这老东西。”他把我的裤子脱下来,又帮我换好干净的线裤,把我拉回屋子里吃饭。
  我用没牙的嘴慢慢嚼着米饭,桌子上和地上都是饭粒,儿媳妇说:“妈,你怎么不愿意戴假牙呀?”我没吱声,我都不愿搭理他们,做的饭这么硬,那假牙镶的,老不得劲了,不信,你戴一个试试。
  吃完饭,我就坐在床上不动弹,儿子说:“妈,你多走走,我上班了。”大孙子说“奶奶再见!”我赶紧摆了摆手:“再见!”
  他们都走了,歇了一会,老头说:“老太太,咱俩下去走走吧,不走不行,天天看电视,你看你都不会动弹了。”
  我一手扶着楼梯扶手,一手拄着拐棍,先把一只脚下到下一个台阶底下,站稳了,再把另一只脚也慢慢挪到下一个台阶上,再站稳了,再把另一只脚再慢慢挪到下一个台阶上。我家是二屋楼,一共没几个台阶,可把我老太太累够呛,唉,都冒汗了,可算下楼了。
  到了小广场,我就到处找老邹,上哪去了呢,都几点了,怎么还没来呢?老吴婆的说:“过来坐呀,一会打扑克。”我才不玩呢,我就坐着等老邹。老朱婆的说:“哎呀,反正老邹也没来,玩一会呗,就算是给我个面子,玩一会,就玩一会,等老邹来了,你就再下去和她唠嗑,还不行。”我一想,反正也是闲着,就说:“好吧,就玩一会吧。”我们就打起了扑克。
  我抓了一张牌,手有点不太好使,直发麻,老潘婆说:“老李太太,你快点。”我没有吱声,接着抓牌,又抓了几张,老朱婆的说:“老李太太,你快点呗,你快点呗,你这么慢,啥时能打完一把牌呀?”我一听,来气了,又不是我想玩,是你们硬找我玩的,还嫌我慢,慢就不玩了,我就把牌一摔,去他娘的,不玩了。老苗婆翻着白眼,看着老朱婆的和老潘婆的说:“说吧,让你俩说吧,慢就慢点呗,看,玩不成了吧。”几个老太太也不玩了,嘟嘟囔囔听不清说些什么,我们就这么坐着。
  老邹可算来了,我咧嘴笑了起来,老邹来到我的跟前,我赶紧挪地方让她坐下,她坐到我的旁边,哭了。
  这是怎么了?我傻了眼,我说:“老邹,你倒是说呀,到底怎么了?出什么大事了?”老邹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说:“老李,你不知道呀,老六死了。”啊,老六死了,那是我们最要好的姐妹,她怎么也死了,她才多大呀,顶多七十多呀,我伤心极了,也哭了起来。
  几个老头老太太都围了过来,老张说:“唉,岁数大了,能没事嘛,想开点吧,昨天跳舞那老王头今天也不行了,都这个岁数了,想开点吧。”老齐太太用那没牙又漏风的嘴一个劲地劝我:“别哭了,老李,想开点,想开点吧,快乐点,快乐点吧,死都死了,没有用的,哭是没有用的,一点用也没有。”老于头的嗑嗑巴巴地说:“老邹,你,你说,你净能整,整,那没用的,开心点,行不,告,告,告,告诉,你们,能活着,那就是,快,快乐,活一天,快,快乐一天,猛,猛吃,猛,猛喝,猛,猛,猛喘气,儿孙,儿孙,自有,自有,儿孙啊就福。懂,懂,懂,懂,懂不?”
  老头来了,说:“哭啥呀,咋地了?”老头看了看我,说:”别哭了,老东西,你瞅这又湿了,又尿裤子了,回家吧。”老头扶着我,我就拄着拐杖回家了。
  中午我睡了一大觉,傍晚吃完了饭,我和老头又来到小广场看扭秧歌,老邹和老陈来了,还有老伙伴们也都来了。老陈高兴地说:“老李,我家重孙子会说话了,会叫太奶了,你说厉害不?”我顶了她一句说:“是吗,有啥了不起的,我家重孙子都会打酱油了。”老陈接着说:“你们知道吗,我家的茉莉开了,可香了。”我就撇着没牙的嘴说:“那算什么,我家的牡丹更香,花可大了,比你的强百倍。”老陈说:“姐几个,明天上我家去吧,上我家去玩呗。”我急忙说:“不地,就不地,明天上我家去,上我家去玩去。”
  老陈张嘴刚要再说什么,老邹急忙说:“停,停!我说,行了,你俩别一见面就掐行不,我看你俩真是有病,全身上下就这个嘴没病,咱们呀,就得好好活着,别总找气生,要快乐,争取活到一百岁,好不好?”
  周围的老头老太太都笑了,都说:“活一百岁呀,那太好了,活到一百岁好呀,大家伙都听着,都要活到一百岁啊。”
  老孙头一边用手前后拍着身子,一边说:“在中国有一个地方是长寿之乡,在广西,叫巴马,那的人都不得病,主要是遗传。”
  老林边踢腿边说:“这我们都知道了,江苏也不浙江那儿也有长寿的地方,电视上都说了,主要是那的水好,环境也是一方面原因。”
  老周头背着手,摇晃着脑袋说:“人的正常寿命是二、三百岁呢,看咱们谁能活到那么大岁数啊。现在的生活这么好,我可不愿意死。”老黄一听,不高兴了,用手指着老周头说:“什么死呀死的,真难听死了,老周头,你会不会说话,就你不会说话,数你说话最难听,不会说话你就别说。”
  老头一边往身上系着绸子,一边说:“活这么大岁数了,还不知道幸福是什么呀,啊,老头老太太们,幸福是什么呀?要我说,就是好好活着,活着就是有福:儿孙平安,有老伴陪着,多好呀,你们快下来吧,咱也扭一扭身子,活动活动筋骨,活他个八百岁。快点吧,老家伙们!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游艇会206-澳门游艇会手机版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日子

    随机看看

    NEW ARTICLE

    热门文章

    HO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