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儿有泪不轻弹

2019-10-06 12:38栏目:诗歌
TAG:

一、恩威并重拢人心
  
  岷江市方面查实了李立新、荣刚威、林烂嘴等人在岷江市控制娱乐业、控制房地产开发大搞暗箱操作等证据,还基本上查清了李立新在碧霞湖建别墅区和把别墅送给省、市领导的证据。
  与此同时,审讯李立新的老罗传来了好消息。当李立新听说冯潮勇竟残酷地谋杀了谢玉兰后,彻底绝望的他终于全线崩溃了,作了比较彻底的交待。
  所以,上官云山他们返回岷江市的当天晚上,便召开了“七·二三”案情的第一次小结会。
  到会的除参加办案的人员外,还特地请了市委书记钟尚祥、市长李建设参加,主持会议的是政法委书记关鸿发。
  老罗提供的数据,是根据李立新交待的归纳而成的,其内容使在座者无不震惊。
  李立新自二OO二年至二OO九年六月截止,以非法手段牟取非法利润一点五四亿人民币,其中娱乐业牟利占百分之二十六点七,房地产牟利占百分之五十二点六,证券投机牟利占百分之二十点零七。
  以上收入均以战略开发公司名义进行的。
  李立新唆使荣刚威、林烂嘴雇佣铁鑫以放血、教训为名刺杀竞争对手共六人,其中有四人是由荣刚威和林烂嘴利用机会采用“补火”手段将其谋杀,然后制造假象栽赃铁鑫。当公安局通缉铁鑫时荣刚威又利用手机多次向铁鑫通风报信,使铁鑫只有在他们的保护伞下才能“享受自由”,而黄河他们却总是扑空。
  李立新利用非法获得的巨额利润在碧霞湖为自己建了十二套别墅,除他自己使用两套外,荣刚威有一套,其余九套分别送给了省、市个别领导。由于需要查证,暂不公布是哪些领导。
  黄河提供的数据虽没那么惊人,但牵扯面却很大,使在座的人感到衙内帮的势力远远超过了他们的估计。
  原来,李立新以战略开发公司的名义向岷江市部、局干部子女们集资入股,许以百分之二十到二十五的利息。由于李立新挪用保险公司的公款加上杀害竞标对手夺得梦成真歌舞厅的建筑装修和开业权,开业后又大搞色情服务,使其利润可观以确保入股者利息准时兑现,使入股者越来越多,截止今年上半年竟有二百四十七人。
  这些干部子女多数在国家机关工作,最高职务有部、局长,一般则是科、股长。他们不但有掌着岷江市各部局大权的父母做后台,自己也掌握着关键的一些实权,所以他们为了自己的既得利益,处处为李立新、谢玉兰开绿灯,不久便形成了能影响岷江市市场行情,能左右岷江市城建开发竞投标,能利用黑社会对各行业进行控制,利用李渊、荣刚威的势力控制了岷江市大多数娱乐业,同时也组织形成了一股黑恶势力。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受李立新、谢玉兰的影响,不少衙内也纷纷效仿,各自立小山头,圈势力范围,致使岷江市社会治安混乱,暴力事件迭出,成了全国有名的暴力城市。
  出于各方面的原因,具体名单我就不在这里念了,因为有的事实还在进一步查证。
  郭威最后汇报关于清查战略开发公司的情况。由于事前关鸿发和上官云山商量有关冯潮勇的事正在由省厅查处,这个小结会上暂不提及,上官云山考虑了一下便同意了,因此郭威就只提战略开发公司的账目及情况。
  虽然整个运作和指挥是李立新,但他不愿离开他坐的那把岷江市保险公司副总经理的交椅,但又不能公开搞第二职业,所以他安排妻子谢玉兰辞职办了个民营性质的战略开发公司。
  岷江市战略开发公司的注册资金是五百万,经营内容是娱乐业、城建业。其娱乐业上了账的有十三个歌舞厅或娱乐城,至今总收入只有一千万。城建业上账的有三个建筑公司三个房地产公司、三个生活小区物业管理公司,其总收入七年共五千万。这些收入除了日常开销和费用,属于“亏本”单位。然而,恰恰是这个亏本单位,两个老总(即李立新和谢玉兰)却坐的是岷江市最贵最豪华的奔驰和林肯轿车(林肯后来送给省城某人了)。平日的过账款项月均在一两千万元,经查,实际收入七年超过两个亿!她这么做的目的是既要非法牟利,又要偷漏税收。地税局一位副局长发现有问题,便带人去查账,结果被李立新唆使铁鑫将其残暴地刺烂口舌致哑后又将其谋杀,致使从此无人敢去过问战略开发公司的账目和收入。李、谢二人获得巨额利润后除了大量挥霍享受外,将三千七百多万元拿去搞证券投资。由于盲目购进,急于翻倍,致使其资金被套死,为追回其款项,结果谢玉兰连命也丢了。
  最后上官云山作了小结发言。他说,黄河与郭威分工把此案属于社会治安的,如铁鑫受雇杀人,其余的杀手、打手们在李、荣、林的雇佣下扰乱社会治安、打架斗殴争地盘致使伤人毁业,归类立案开始全面抓捕归案审讯,然后报检察院起诉。郭威、老罗在省院协助下把战略开发公司的实际收入与违法非法牟取的暴利数据进行最后查证,然后起诉。
  至于此案涉及到的人,无论是谁,包括我们在座的人,该咋个处理的就咋个处理,该回避的就回避,反正省委书记是有指示的,照办。
  关鸿发请钟书记、李市长作指示,钟、李二人都说,对此省委书记是有指示的,我们既要照办,还要全力支持你们。
  最后,关鸿发提出要求,公安局、检察院(包括反贪局)必须在九月中旬前完成起诉的工作,法院在国庆节前完成全案的一审,使大家能轻轻松松地过一个国庆节,为建国六十周年献礼!
  会议过后的第二天早上,上官云山刚走进他的办公室,关鸿发就来了。
  关鸿发告诉上官云山几件事。一、谢为民经过“双规”后,市纪检委经过查证,谢为民本人除有两次洗桑拿玩了小姐的生活作风问题外,没有查到有经济问题或其它违法问题,已将其放回家等待处理。他回家后听说女儿竟被冯潮勇谋杀了,竟一下就心脏病发作,现已住进医院。据医生讲,经过抢救已无生命危险。二、关鸿发已接到调令,省委已决定调其到省城去当省城的纪检委书记兼监察部长,九月一日去报到——还有两天时间。三、已向市委书记和市长提议由上官云山担任市纪检委书记,二人已口头同意,估计今晚将召开市委常委扩大会议研究这事,到时,你要到会列席。
  上官云山听了大感意外,他说,最好别让我去当什么纪检委书记了,我走了,谁来挑这担子?再说,李立新一案还没结案起诉呢,我怎能在这个时候离开呢?不行,我找钟书记讲讲。
  说完,他就伸手去抓起电话想跟钟书记说,关鸿发伸手按下电话的通话键,半生气半疼爱地说,你咋个像个娃娃儿呢?你想过没有?我走了,这副担子交给别人我放心吗?再说,郭威、老罗跟你出生入死,他俩就不该提升提升吗?还有黄河、王力挑公安那头,有郭威、老罗挑检察院这头,你这个政法委书记当起也不费力了嘛!咋个,连我的话你也听不进啦?说完他从上官云山手里拿过话筒放回了机座,然后甩了支烟给上官云山。
  上官云山此时不知说什么好了。
  
  二、意外发现叵测心
  
  上官云山接到任命和调令的这天,听说市医院通知公安局,局长王道明生命垂危,他便和还没有到省城报到的关鸿发一块儿赶到医院。只见黄河这条铁汉子竟也泪眼盈盈地坐在王局长病床的一侧在听他说什么。王道明的妻子见关书记和上官云山来了,就从病床旁边伏身告诉老王,然后让出位置等他二人近前探望。看到老王的精神好像比那天来看望时要好些,关鸿发上前握着他的手说,老王请放心,我们一定会关心你的子女和家属,相信我关鸿发还是个有血有肉的人。老王笑了笑,尽管声音不大,但仍字句清楚地说,我只希望关书记到了省城,对我们战斗在一线的弟兄们多关心关心、多支持支持,我们也就心满意足啰!
  上官云山站在旁边问医生,老王难道就……那医生摇了摇头小声对他说,今天这么新鲜,实际上是“回光返照”现象。王局长主要是流血过多,身体素质差,虽然输了不少血,但还是扛不住了。
  老王见上官云山站在一旁很悲切的样子,笑着对上官云山招手道,上官云山,听说你升官了,该请客哟!上官云山上前握住他的手心情沉重地说,老王,本来该我挨这一枪的,结果却使你……老王笑了笑说,反正我这身体也是活不了几年啰,你可不能倒呀,要不然,我们岷江市就少了个“包公”啰!上官云山听了心里难过地说,其实我们只想对得起头上这国徽就行了,哪敢和“包公”比呢!老王接着说,上官云山你说得好!只要我们的执法人员都以这个标准要求自己,我们的人民,我们的国家实现法制,就快了!
  上官云山啊,我这段日子里趁空进行了一番检讨和反省,岷江市的治安情况这么差,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呀!
  我过去总认为现在的人为人民币“服务”的多了。其实我也是这样的人啊,我虽不唯利是图贪污受贿,可是我不该把自己占领的阵地让给坏人去胡作非为,还不敢斗争,所以我有责任!
  看到市里治安混乱,除了心痛,我找不到更好的方式来表示痛悔!你那天在人大常委会的慷慨陈词说得好啊,市民受伤流血,也是我们国家流血啊!怎样才能制止呢?唯一的办法是把民主与法制的止血剂贴上创口!
  上官云山,黄河,岷江市的综合治理就看你们了!
  突然老王开始咳起来。他虽然咳不出痰来,但却咳出了不少的血。见到他大口大口地咯血,医生忙上前叫大家让开。
  医生走拢病床正想用听诊器听听老王的肺音,却见老王突然张大嘴,一股鲜血像水管喷水那样大量地吐出来。上官云山和黄河忙去叫值班的其他医生和护士们来抢救,可是老王在连喷了三次血之后,心脏就停止了跳动。
  岷江市公安局长王道明为掩护战友受伤,在医院经医生精心救治后的第十七天,终于因流血过多于二OO九年八月九日光荣牺牲了。
  王道明的牺牲使上官云山悲痛不已,他一边组织公安局安排人对老王的妻子进行慰问和照料(王道明的妻子是病休多年的教师,老王的牺牲,使她的心脏病复发,也住进了医院),他和妻子商量后,决定把其正在读中学的女儿王振华暂时收养在他家。
  上官云山和老罗到王道明家去接王振华时,走进王家便被屋内那简陋的家具,没有任何装饰的居室所震惊了。如果说黄河的家中像一个六十年代的家庭的话,王道明的家就像五十年代的贫下中农家庭了。但屋里却贴满了女儿王振华从幼儿园到中学的每期三好优秀学生的奖状,他们夫妇虽为治病花掉了大部分工资,家中空寂简陋,但他们却从未放松对女儿的教育,使女儿的成绩一直保持在全班第一名的位置。
  追悼会举行得十分隆重,报经省政府和公安部批准,王道明被追认为烈士和二级英模。由于岷江市的报纸、电台、电视台为此曾作了大量宣传,所以在开追悼会这天,不但市里各机关派人到会,连不少老百姓也纷纷前来吊唁追悼。据王力说,从灵堂搭成至开追悼会,前后就有近二十万人来吊唁追悼。另外,市民听说王局长家境清贫如洗,大家纷纷捐款,竟捐了十二万八千多元,使不少公安战士都感动得流下了泪水——人民群众对全心全意为人民的公安人员还是理解和支持的!
  忙过这阵,上官云山作为市纪检委书记、市委常委第一次参加市委常委会。这次会议讨论的内容,一是对前岷江市检察长谢为民的处理,二是讨论处理谢为民的一份报告。
  钟尚祥书记说,鉴于谢为民经市纪检委“双规”和专案查证后,查明谢为民经济上没有贪污受贿问题,生活方面受女婿李立新的影响和小姐洗过一次桑拿浴和一次鸳鸯浴之外,没有其他问题。但因为他女儿谢玉兰开办的战略开发公司有非法牟取暴利和偷漏税收等问题,他们父女间虽无公开的经济来往,但却在社会上造成了恶劣的影响。因此他已不再适合继续担任检察长职务,我征求了市人大主任刘源江同志,市政协主任艾甫厚两位同志的意见后,准备安排他到政协去当个办公室主任。谁知道,他今早上却递来一份辞职报告,现在就请上官云山同志读—读。
  说完他就拿出一份报告递给了上官云山。上官云山虽感到很突然,但见大家都把自己看着,也来不及考虑钟书记为什么会要他来念这份报告的用意,只好照读起来。
  尊敬的中共岷江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各位领导:
  你们好!
  经过这次市纪检委和市监察部对我进行的“双规”和查证后,我趁这几天的空闲而自由的时间,认真地、冷静而较为客观地分析和反省了自己参加革命后的人生。我感到自己近年来放松了对女儿的管教,使女儿竟然下海经商干了不少违法的事(虽然很多事她是被动的),最后竟连命也搭进去了——这是我这个当家长的最大的失败和打击!
  尽管我可能在工作中存在有这样那样的错误,甚至也或多或少地犯过错误,但我自认为我的主观愿望还是想多为人民服好务,为人民多服点务!
  正是由于我把全部精力放在工作上去了,才疏忽了对女儿的管教,虽然她早就成人并当了妈妈,但她毕竟是我的女儿,才导致了后来的悲剧发生。所以我很内疚和心疼!
  近来我才发现,职务本身是不能给人智慧和才能的。不可能随着职务的提升,工作能力也就一下子提高了。只有主观上努力,通过刻苦学习、反复磨练来提高自己,才能使自己的能力与职务相称。我主观上也曾要求自己要不断学习、不断努力,但我由于学习不够、努力不够,最后还是没跟上形势,因此我应该被淘汰了!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游艇会206-澳门游艇会手机版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男儿有泪不轻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