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节

2019-10-07 16:30栏目:诗歌
TAG:

自己的那位冷面师傅完全没有半点要从丹房里出来的意思。 手上有晶石,左莫便决定好好磨炼一下自己的炼丹。最起码像辟谷丸这类最基础的丹药,自己不应该还存在成功率的问题。从许晴师妹那买来材料,左莫开始拼命地练习练习炼制辟谷丸。收入和支出基本可以持平,左莫面临最大的问题便是尽量避免失败。炼制失败一次,便意味着损失三颗二品晶石。 他如今的熟练度大为提升,炼制过程也从之前的五个时辰急剧缩短到三个时辰。但是代价也是巨大的,他二十多颗二品晶石,全都被他挥霍一空,全是失败惹的祸。不过想想将来,也只有咬牙认了。 今天这是最后一份材料,倘若炼制成功,正好还上欠许晴师妹的三颗二品晶石。这些天和许晴师妹厮混得熟了,天天买药材炼药,他现在也可以赊欠。 左莫可不想欠外债,这颗辟谷丸炼完之后,他便打算休息一段时间,等灵田里的灵药成熟。虽然只有一份材料,他并不紧张。这些天高强度反复炼制,如今他对辟谷丸的炼制过程要熟练得很。也不知道是不是神识的问题,他如今脑袋似乎好使许多。以前也并不弱,但总会让他觉得有些云云雾雾,如今却有些拨开云雾的感觉。 难道修炼《胎息炼神》还能让人变聪明? 这个想法太无稽,连左莫都觉得荒唐得很,丢到一边。 和往常一般,左莫把各种药材丢进炼丹炉,把手贴上八卦盘,便炼制起来。神识对灵力的变化尤其敏感,他偶尔甚至能感觉到炉中药材的灵力变化,有的被激发,有的一闪而逝,有的渐渐消芒…… 尽管对辟谷丸已经很熟悉了,但是每次药材间的这种灵力变化、波动,依然让他情不自禁地专注入迷。 不知不觉中,精神便有些恍惚,贴在八卦盘上的双手像着了魔似的,突然变动姿势。 一根淡金色的光线从天空垂下,落入他手中,折向炼丹炉。 过了半天,他渐渐恢复清醒,待看到这根金线,顿时傻眼,自己怎么运起《赤炎诀》? 他立即一个激灵,该死!可别毁了这炉丹药!他还欠着许晴师妹三颗二品晶石,这炉丹要是炼毁了,那可真是欠外债了。 神识透过炼丹炉,里面没有什么反应,左莫心中一突,连忙打开炼丹炉。 一颗绿色的丹东安静地躺着,左莫心中松了口气,看来没有废掉。拾起辟谷丸,正准备放入囊中,眼角忽然瞥见一抹金光,先是一愣,然后连忙把手上这颗辟谷丸拿到眼前仔细端详。 仔细看才发现这颗辟谷丸和之前炼制出来辟谷丸有些区别。颜色呈现出深绿色,而不是碧绿,仔细看的话,还能发现其中夹杂着星星点点的极细金纹,刚才左莫捕捉到的那抹金光便是从此而来。而且入手的份量,要比普通的辟谷丸略重。 这还是辟谷丸吗?左莫心中没底。 吃掉试验一下,左莫不敢。扔掉又舍不得,卖给许晴师妹,左莫又怕自己坑了别人。他知道,这番变化一定是走神下意识使出《赤炎诀》导致的。按理说,《赤炎诀》是引太阳精华,本性为火,不至于有害才对。 思忖半天,他还是打算把这颗丹药留着,等师傅从丹房出来后,去问个究竟。 师傅进入丹房已经十多天的功夫,丹房的大门始终紧闭。有时左莫忍不住想,难道炼丹厉害的修者都这般光景? 炼丹的任务早早完成,师傅也没有半天要从丹房出来的迹象,左莫决定还是坚持自己的修炼。灵植夫的五种法诀,在现有的条件下,他已经修炼到头,要想再进一步,需要有后面的玉简。 除了每天练习指法,避免生疏下来外,其他的时间,他都放在修炼《胎息炼神》和淬炼剑意上。 他不知道用淬炼这个词是不是通用的说法,但是他觉得很形象。现在他的剑意只是略具雏形,就像一个剑胚,需要不断地淬炼打磨,才能成为一把宝剑。辛岩师叔那道剑意深深烙印在他的脑海中,在那道惊天剑意下,他可是死了无数次。 他需要做的,就是竭力模仿师叔的剑意。哪怕做不到神似,起码也要做到形似吧,这样起码能唬唬人。 他打定主义,以后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出手。连俞白都能看清自己的来路,若是落到师傅师叔们眼中,不惹疑心才怪。辛岩师叔可从来没教过他,追问起来,蒲妖的存在只怕藏不住。一想到辛岩师叔那冷彻如冰的目光,左莫就如芒在背。 无论在哪个门派,偷师绝对都是重罪。 左莫现在对上次在东浮出手后悔得很,谁能想到俞白的眼光那么尖,居然一口道破自己这道剑意的来路。 不过现在后悔也没有用了,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光脚不怕穿鞋的。他反而更加认真地练习。 他无法运转飞剑,只能用《庚金诀》来运转。他一板一眼认真练习,他正在练习韦胜师兄给他那枚玉简里面的一些基础剑诀。以前没有感觉,如今略通剑意之后,左莫发现这些基础剑诀虽然简单,却无一不是极其重要。所以他才回过头来,重新修炼这些再基础不过的剑诀。 在这之前,左莫从来没有修过剑,这方面可谓一片空白。被蒲妖用辛岩师叔的剑意砍了无数次,终于有所领悟。但他终究基础太差,即使有所悟,也如无根之萍,不加以稳固,这点灵性也会很快消磨掉。 正因为如此,他如今回过头去修炼这些再基础不过的剑诀。 这些最基础的剑诀,全都是韦胜在无数血战中总结出来,扎实有效。而领略到一丝剑意的左莫,能够从更高的高度来审视这些基础剑诀,学起来自是极快。而这些基础剑诀能填补左莫底层的缺失。 西风小院,左莫一个人独自练习着这些基础剑诀。 剑诀很简单,一学就会,左莫却像入魔似的,一遍遍不厌其烦地练习。 在没有遇到蒲妖之前,在没有韦胜师兄之前,他最擅长的《小云雨诀》便是这样一点点磨炼出来。什么顿悟之类,他从不指望,在他看来,没有什么比一点点磨炼出来的技艺更实在。 越是华美精致的东西背后,是越多的枯燥,越多的寂寞。 《胎息炼神》修炼也得心应手,灵力稳步增涨,相比之下,神识的增涨要迅猛得多。他就像一名苦行修者,每天的时间安排得极满,任何时间都不肯浪费。 值得庆幸的是,这段时间那该死的疯女人没来烦他。 时间就这般向前流淌。 天边一道剑光飞至,院中练习剑诀的左莫停了下来,师傅出来了。 跳上屋顶,翻上灰喙雁的背,灰喙雁一声清戾,展翅腾空而起,载着左莫朝蘅芳院方向飞去。 蘅芳院。 施凤容脸上隐现倦色,长达一个多月的炼丹,对她的消耗也是极大。左莫赶到时,许晴正在向她禀告这段时间本院的状况。 看到左莫到来,施凤容脸色转冷:“你的五颗辟谷丸可炼制成?” “已炼制成。”左莫低头奉上早就准备好的五颗辟谷丸。 施凤容脸色稍霁,示意许晴收下,颔首缓声道:“不错,看来你没有偷懒。你初涉炼丹,有什么问题现在可以问。”一旁的许晴露出羡慕之色,她虽然是蘅芳院外门弟子首座,也深得施凤容的信任,但是只能学,却没有提问的权利。不过她很快定下心神,她没有被赶出去,就是允许她旁听,机会难得。 左莫闻言,大喜,连忙问几个他一直疑惑的问题。 施凤容也一一解答。 左莫忽然想起自己用《赤炎诀》炼制的那颗丹药,连忙拿了出来:“师傅,这是我一次无意中炼制出来的丹药,与辟谷丸似乎有所差别,弟子不知其究竟为何,还请师傅明鉴。” 施凤容接过丹药,不禁轻咦一声,仔细端详起来。 过了一会,她问:“你说说你是如何炼制的。” 左莫便把整个炼制过程详细地说了一遍,当他说到自己无意中施展《赤炎诀》时,施凤容若有所悟。 等左莫全都说完,施凤容道:“这颗辟谷丹,引入太阳精华,药性至阳,可入一品灵丹之列。服用后能让人亢奋,激发灵力,不过事后只怕后遗症不小。这种丹药我还不曾见过,你可自己命名。找你阎乐师叔代售,赚些晶石。” 左莫傻傻地问:“这一颗能卖多少?” 施凤容玉容转冷:“自己去问。”说完便不搭理左莫。 左莫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了自己这位冷面师傅,只有讪讪地告退。不过很快,他便重新开心起来,自己竟然无意中炼成一种灵丹。辟谷丸只能算得上丹药,根本称不上灵丹,更别说入品。左莫可是清楚,但凡是能够入品的灵丹,价格绝对不低。 对于急缺晶石的左莫来说,有什么比找到一个能赚晶石的法门更让他兴奋? 无数晶石在向他挥手…… 他心中琢磨着,什么时候去找找阎乐师叔。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游艇会206-澳门游艇会手机版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四十三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