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玫瑰花

2019-10-07 16:31栏目:诗歌
TAG:

“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你是我的爱人,是我的牵挂……”音箱里放着歌手庞龙演唱的《你是我的玫瑰花》,音乐的旋律激荡着心语那颗已经伤透的心,此时,她泪流满面,伤痛的心情无以言表,只能任泪水恣意而流,仿佛只有这样,才可以把内心深处的委屈全部倾倒出来,把内心深处的那块冰冷的巨石融化掉,冲洗掉。
  过了很久,心语止住悲伤,用手擦干眼泪,关掉音箱,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的号码,用十分温柔的语气说:“吃了吗,感觉怎么样,还疼吗?”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急躁的又有些期待的声音:“刚吃完的,我还好,你不是说再也不理我了,在也不给我打电话了吗?怎么又打来了,改变主意了呀?”
  心语笑着说:“谁说不理你了,我没听见过,谁呀,可以告诉我吗?”
  电话那头的声音再次响起:“好像记得是一个女孩,但我也忘记她叫什么名字了。你怎么样,还是面条吗?也不换换口味?”
  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心语的心情似乎好了许多,她开心地说:“我吃的炸酱面,不是面条了,天天吃面条,我会更加苗条的,大风吹跑了怎么办,你可再也找不到我这样的宝贝了。”
  心语说完,欢快地笑了起来。
  电话那边说:“我不怕的,在你腰上拴上绳子,你被风吹去哪里,我就会跟到哪里去,我们是一个绳上的蚂蚱,跑不了你,也蹦不了我的。”
  就这样,两个年轻人开始了又一次长长的电话聊天,甜美的情意溢满两个人的眼角眉梢。时间过得好快,仿佛一会一个小时就在两个人的话语里溜走了。意犹未尽的缠绵,只能放在两个人的心里美美的感受了。于是,两个人挂了电话,开始了各自的活动。
  电话那头的男孩,名叫静轩,是一家装饰公司的小员工,他酷爱绘画,在电脑上绘画是他的强项,每天都自诩自己的技术高超,无人可比,而且业余喜欢写作,已经在各大网站发表了十余篇长篇小说,点击率很好,这使静轩很是得意。虽然没有令人艳羡的正式工作,但自己目前的工作足以添饱肚子,假如哪一天自己的小说被哪个导演看中了,拍成电视,自己可就成为名人了。
  带着这样美好的梦想,静轩写字的热情与日俱增,只要是工作之余,静轩就会坐在电脑旁,敲打自己喜欢的文字,编排自己喜欢的情节,力求把自己的小说写得更完美,更耐读,抓住读者的心。
  心语是一所小学的教师,平日里也喜欢文字,放假和周末休息,就喜欢泡在网上,写自己喜欢的文字,浏览各大网站的文章,取长补短,以求自己的文字更上一层楼。
  那天无意地一次点击,使陌生的两个人成了好友。两个人相隔两千里,一个南方一个北方,但共同的爱好,相同的年龄,相似的人生经历,很快就使他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每次心语写文章,静轩都要帮她看一下,修改她的不足之处。静轩虽然是个普通的工人,但爱好文字的他博览群书,头脑里词汇量很大,诗词歌赋,都曾研究一些,不是精通,但顺口也会说出一些来。
  而静轩的脾气急,自己就说自己是错字大王,打字很快,但不细看,每篇都很多错字的。于是这样的细活就交给心语处理了,他们互相合作,真所谓是琴瑟合鸣,珠联璧合的一对佳人。
  时间久了,两个人现实里都没有对象,慢慢的情感就有了些许异样的感觉。只要一有时间,心语就会打开电脑,看静轩在吗?静轩一有空就会上网,等待心语的头像霍然而亮,然后两个人开始欢乐的聊天,甜蜜的言语,浓浓的情意,使两颗心紧紧地贴在了一起。半天不见,就有一种如隔三秋的感觉,这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恋爱的神奇魔力吧。
  两个人似乎谁也离不开谁了,连吃饭都要坐在电脑前,对着荧屏,一起吃。
  心语说:“给你一块鸡肉,看好吃不,张嘴呀。”
  那头静轩会说:“给你尝尝我新炒得黄豆芽,看合你口味不。”
  心语又说:“我新买了黄瓜凉皮,我先尝尝,好吃了给你吃。”
  静轩说:“好的,我喜欢醋味浓点的,开胃呢。我上午买了西瓜,等吃完饭,我们一人一口,谁也不许多吃呀。”
  心语又说:“上午累死了,这些学生简直无法礼遇,我要疯了,下辈子再也不做教师了。”
  静轩说:“好啊,下辈子咱不做教师,做校长,管理教师,看他们听话不,还要做孩子的家长。”
  然后两个人会心地笑起来,仿佛就是坐在一张桌子上边吃晚饭边聊天呢。
  静轩喜欢喝酒,吃饭慢些,心语就要陪他很长时间,一杯酒慢慢的下肚,两个人的话语就会多起来,天南地北的侃,天上地下的开玩笑,真的假的乱说一气,只要开心就好,只要快乐就是两个人共同的心愿。
  就这样,一晃半年的时间就在两个人的闲谈里慢慢流走了。
  渐渐的心语明白,精轩有时很自卑,每每欢乐的笑声里,总会掺杂着些许的冷寂。对人生的渺茫,对前途的难辨,一直困扰在静轩的心头,所以心语会尽量找些轻松的话题,找些现实里的苦难经历使静轩心理平衡些。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两个人陶醉在甜蜜的情意里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降临在静轩的头上了,这场意外,似乎改变了两个人的生活方向,使两人瞬时跌入了痛苦的深渊里而不能自拔。
  原因是这样的,那天静轩和往常一样去上班。到工作的地点后,开始了紧张而繁重的工作。也许是晚上写文章太晚的缘故吧,也许是自己还沉浸在小说的情节里,总之一个不小心,手里的木头碎屑飞进了眼睛里,静轩赶紧用手去揉,可是越揉越疼,越揉眼睛越看不清东西了。他赶紧招呼同伴,要他们看到底怎么样了,怎么眼睛有些看东西模糊呢?同伴赶紧走过来,用水把手洗干净了,拨开静轩的眼睑,只见里面很红,没有别的特殊的改变,就要静轩坐下来休息一会,洗洗脸,看好些不。
  静轩洗好了脸和眼睛,坐在临窗的地方,凭窗远眺,可就是感觉眼睛有什么东西在里面,刺的难受,都有些睁不开呢,眼泪哗哗的流,还是无济于事。曾记得有人说眼睛里进东西了,可以用泪水冲走的,可是自己的眼睛为什么就不行呢?但静轩还是忍着疼痛,做些力所能及的活。他以为,时间久了,泪水会冲走眼睛里的东西的。
  下午,实在是太难受了,眼睛似乎看东西越来越不清楚了,静轩就在同伴的陪同下来到医院的眼科,检查眼睛。
  眼科里静悄悄的,静轩和同伴对医生说了眼睛看不清东西的经过。医生要静轩来到检查眼睛的暗室,坐好了。医生坐在静轩的对面,打开仪器的光圈,开始仔细的看起来。
  最后医生告诉静轩,眼睛里进去了木屑,需要住院手术,不然眼睛会瞎的。静轩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为什么会这样呢,不可能的,一定是医生看错了,怎么会呢?他要求医生再次给他好好看看。
  医生耐心地说:“你在木屑进入眼睛后,是不是用手揉了很久呀,你是怎么处理当时的情况的呢?”
  静轩想了想说:“是呀,我是揉了,希望把东西揉出来就好了。”
  医生说:“那就对了,本来木屑没有扎眼睛很深,你当时来就好了,可是你用手揉了,使木屑扎得更深了,现在只有通过手术,把木屑取出来,炎症消退了,眼睛就可以看清东西了。”
  静轩低声说:“住院治疗要多长时间呢,费用多少呢,结果可以复明和原来一样的视力吗?”
  医生说:“我们的目的是把木屑取出来,使眼睛恢复视力,具体恢复到哪种程度,要看手术的顺利与否,你自身的状况如何,我们不敢百分百保证的。”
  静轩着急地说:“凭你的经验,我的眼睛会治好吗?”
  医生微笑着说:“差不多,你住院吧,不要担心,现在医学发达,你怕什么呀。”
  静轩说:“唉,倒霉呢。怎么会这样呢?”
  医生最后说:“回家准备一下吧,尽快手术,对眼睛有好处的。”
  静轩在同伴的陪同下,回到了自己所谓的家。他躺在床上,泪水模糊了双眼,心中无比的悲伤。
  静轩是家里的老小,哥哥姐姐们全都离开父母,成立自己的小家庭了。现在父母的年龄已大,仅靠兄弟几人每月给些零花钱维持生活呢。现在静轩的眼睛需要手术,谁来陪床呢?还要花一大笔钱,本来静轩的积蓄就不多,这可怎么办呢?
  手术是一定要做的,不然眼睛就没了,但真的好难呀。静轩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就是想不出个最好的办法来。唉,该怎么办呀。谁能告诉静轩一个比较好的方法呢?
  忽然电话铃声响起,把沉浸在悲伤里的静轩拉回到现实里来了,静轩拿起电话,发现是心语打来的,心里似乎多了一丝暖气,但又慢慢凉了下来,踌躇良久,电话铃声再次响起的时候,静轩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心语急切地说话声:“静轩,今天你去哪里了,怎么不在线呢,也不告诉我一声,我都要急死了。你现在在哪里呢?”
  静轩听到心语的声音,眼泪再次涌了出来,他稍作停息,把眼泪用手边的毛巾擦干,轻声说:“我今天工作很忙,很累了,在睡觉呢,你玩吧,我不想上网了,一会吃点饭就睡了。”
  心语说:“好吧,记得好好吃饭,只要你好好的,我就放心了。我没事的,就是见你没上线,着急问一声。懒得做饭就去外面买点吧,好吗?早点休息,好吗?”
  静轩说:“好的,你放心就好了,我会照顾自己的,你玩吧,别太晚了,明天还要上班呢。”
  两个人又说了几句话,就挂了手机。
  静轩把手机放下,泪再次流了出来,脸上写满了凄凉,痛苦,悲哀的神情。他思绪很久,想了很多很多种理由,最后决定自己不再拖累心语了,放心语一个自由空间,要心语寻找属于她的真正的幸福。
  下定了决心,静轩的心情似乎平静了许多,他开始慢慢收拾日常用品,拿好换洗衣服,准备明天去住院,治疗眼睛。
  就这样,一路手术下来,只有静轩的姐姐陪在身边,别人都不知道呢,静轩不想他的父母知道这件事情,因为父母的年龄大了,何必要他们为自己操心呢?
  手术很顺利,异物取出来了,但静轩的眼睛绑着绷带,什么都不能看见,吃饭穿衣全是姐姐的事情。
  这段时间里,心语打了很多电话,静轩接的时候很少,偶尔接了,他会很简短的说几句话,就把手机挂掉。表面很平静,实际静轩的内心深处一直在向心语诉说思念的情意。但为了心中的心语能够有一个幸福的生活,他只能这样做了。
  静轩心里一遍遍地默念:亲爱的心语,不是我不想理你,也不是我想抛弃你,你很好,真的很好,但我不能拖累你的,我希望你幸福,这是我最大的心愿,只要你幸福了,我才会高兴,只有你生活的很美满,我就心满意足了。我的眼睛不知术后会怎样,万一不能再做这个工作了,我的生活也许会很困苦,你和我在一起会很辛苦的,虽然我很爱你,很希望和你在一起,照顾你今后的生活,与你白首偕老,有你永结盟心,不离不弃,但我食言了,做不到了,我的眼睛使我不能害了你,真的,今生是我欠你的,来生我一定加倍补偿你,我一定会与你重续今生的缘分。亲爱的心语。来生我一定给你更多的欢笑,更多的幸福,可以吗?我知道我现在离不开你,但我会慢慢淡忘你,你也把我忘记了好吗?我不值得你对我好的。
  这边静轩柔肠百转,那边心语也不好过。忽然静轩对自己就冷漠起来,从那天后,静轩就没有上过网,仿佛从地球上消失了一样,就是看不到那个心爱的头像再次亮起,就是听不到那个心底的恋人甜美的声音了,这是为什么呢?心语就像疯了一样的给静轩打电话,一次次的打,最后是静轩的姐姐见弟弟很痛苦,而这个电话打个不停,替静轩接了心语的电话,把静轩的事情告诉了心语,心语才从焦虑中慢慢理出一些头绪来。
  心语心里也不好受,与静轩认识这么久了,什么事情不可以说呀,为什么要把自己拒之门外呢,静轩为什么会这样呢?两个人只要真心相爱,不会在乎彼此的外貌的,只要两颗心紧紧地贴在一起,就是最温暖幸福的事情了。心语在内心深处早把自己未来老公的形象锁定在静轩的身上了,心语不会轻易就放静轩走了,她一定要把静轩留在身边,和他一起笑谈风雨,闲看百花开的。
  因为这个信念,每天一有空,心语就会给静轩打电话,每天遇到的新鲜事,每天的新感触,心语都会在电话里和静轩叨念出来,为的是使静轩的心情好一下。静轩似乎也改变了原来的想法,和心语说话的语气也渐渐温和起来,不再和原来一样的生硬不可理喻了。心语其实心里也明白,站在静轩的那边想一下,眼睛忽然要做手术,什么也做不了,谁的心情也不会好。心语理解也明白这样的心理,所以无论静轩用怎样的语气和她说话,心语都不会生,因为静轩是病人,心情急躁是应该的,换成谁都会这样。
  转眼十多天过去了,静轩已经出院了,但眼睛上的布还不能解开,要等一段时间后才可以慢慢的见阳光呢。
  出院在家的静轩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他什么都看不见,连上厕所还是姐姐搀扶呢,有时间他就听听电视,听听小说解解闷。静轩喜欢写小说,每次写的找不到情节的时候,他就会看电视里的思路,把电视剧里的情节和自己小说的情节联系起来,使小说更加接近现实生活的情趣。
  那天,静轩正在听小说《三国演义》,心语的电话打来了。静轩其实最近心里很烦燥的,眼睛一直不见好转,什么事情都要姐姐来做,真的好着急呢。有了心语的电话,他没好气地说:“我在听三国呢,你打什么电话,有事吗,没事就挂电话。”
  心语见静轩的口气很不友善,但知道他是病人,于是温柔地说:“我没事,就想和你说句话,你还好吧?”
  静轩说:“不好,我要听电视,你不要打电话了,再探听我眼睛的消息吗?在看我的笑话吗?我都成了瞎子了,这下你高兴了吧,你终于看我的笑话了。对吧?”
  心语说:“我看你笑话做什么,人生无常,谁敢保证自己就没有事情呢?我只是怕你一个人心情不好和你说句话而已,我不会看任何人的笑话,你和我的关系怎么样你最清楚,何必呢。我有必要看笑话吗?”
  静轩说:“好了不说了,我听电视,不要打搅我的兴趣,你关电话,我看不见的,你走吧,以后不要再理我了,我不想理你了,你最好永远也不要和我说话了。”
  心语说:“为什么,为什么我不和你说话了,我真的打扰你了吗?我给你打电话我为了什么呀。”
  说完,心语的眼泪立刻流了出来。但她强忍住,继续说:“静轩,不要这样好吗,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你心情放松一下好吗?”
  静轩说:“快挂电话,我真的不想再理你了,我听电视了。”
  心语说:“好吧,今后再也不理你了,你以后再也听不到我的声音了。我会走的,你好好保重,祝你早日健康,早日幸福美满,我走了,你心情也许会好些,我不再打扰你了,谢谢你这么长时间以来对我的照顾,我不会忘记你的,再见了。”
  说完,心语挂掉了电话,伏在床上,大哭起来。
  时间还是如往常一样的流逝,心语的心痛到了极点,很想再也不理静轩了,但毕竟静轩是病人,自己怎么能和病人拗气呢,自己到底该怎么办呢?
  行走在熙来攘往的大街上,心语的心情坏到了极点,下一步到底该怎么做成了困扰心语的主要症结。舍不得放弃这段美好的情感,但静轩的态度,唉,心语该何去何从呢?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游艇会206-澳门游艇会手机版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你是我的玫瑰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