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祭

2019-10-07 16:29栏目:诗歌
TAG:

春天把花开过才去,你却连句‘爱你’都没说,便去向那遥远的国度,我无法企及的地方。
  我孤独地坐在窗前,呆望窗外清晨的阳光照耀下的玫瑰色的雾霭。你慢慢地走来,轻柔,犹如水仙一般。忽然我哭了。你说你会陪着我,在这小榭楼里度过一生。你的承诺,你为什么不遵守。我恨你,却又无从恨起;我恨我自己,却又无充分的理由。我独有满心苦闷罢了。
  你说你爱江南的水,是她赋予你柔情;你爱江南的山,说像我一样温文尔雅;你还说爱我所爱的樱花,你最爱的是我。我微微地笑了;谢谢你用爱消除我的冷漠,让过去的冰山绿荫满布。
  在遇到你以前,我确实是一座冰山,一座令人无法靠近的冰山。似乎世上任何温暖都无法将我融化;冷漠,只因仇恨。
  我是一柄锋利的剑。或许先前我只是块顽铁罢了。仇恨之火将我融化,人间冷漠淬炼我锋利的剑刃,死神用我召唤世人的灵魂。你用自己消融我通身的冰冷。只因我是一把利剑,而你是包容我的剑鞘。
  我是个孤儿,不知道自己的爹娘是谁。我的脑海里没有任何关于他们的记忆;有的只是世人的不屑与鄙视。冷漠是我对世人的解读。后来,我遇到了师父。他见我可怜,就收养了我。师父是个剑客,他收我为徒,教我练剑。他教我怎样做人。我曾问他:“对一个剑客来说什么事最重要的?”“正义之心!一个剑客必须要有一颗正义之心!”“什么是正义?”“正义......”师父欲言又止:“你还小,等你大一些我自会告诉你。”可是师父再也没有机会告诉我什么是‘正义’。
  我第一次杀人是因为对一个恶贯满盈之人,师父想用善念感化。结果被对方施奸计所杀。于是,我便杀了凶手。仍记得那血腥,让我呕吐,但也让我感到兴奋。
  从此,我开始为正义而杀人,我坚信用武力铲除世间之恶。企图用善念感化他们,那是迂腐。我懂得除恶不应有一己之善的固执。我有时会笑笑师父:你是谁?你敢肯定那坏人会受你的感化吗?幼时世人对我的冷漠,我对生命的冷漠。
  开始是我追杀恶人,后来却是正义之士追杀我。我迷茫,我所杀之人无非大奸大恶,为何却被正义之士追杀?殊不知,我误解了‘善’,在‘恶’中迷失。
  最后,我受伤了。在逃避那些正义之士追杀的惊慌中滑进了经过的湖里。虽然逃过他们的追杀,可我也无力从水里爬上去。我的心在刹那绝望,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可是你却在我刹那地绝望中出现。看到我受伤的模样惊慌失措。你很快便镇定下来,慢慢将我从水中救起。以你柔弱的身体把我连扶带拖到你家里,藏匿起来。用你的精心照理保全我的生命。
  你问我为什么会受伤,为什么会掉在水里。我很坦白地说我杀了太多的人,被人追杀受伤,逃跑时不小心掉进湖里的。你似乎有点恐惧:“杀人......”“我所杀皆是恶人,并未杀过好人。”我面无表情地说。“坏人......也是人啊!”你似乎仍有点怯怯地:“为什么不给他们一次改过的机会?”我心猛地颤了一下“改过的机会?给他一个改过的机会,他便真的改过吗?”“嗯!他会改过的!孔夫子云‘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改之,善莫大焉!”看到我一脸迷茫,你好奇的问:“你没从书上见过这句话吗?”我轻轻地点了点头。我自幼乞讨,吃不饱,穿不暖,哪有想过读书!虽后来遇到师父收养了我,不必再过那样苦日子。但师父是一个剑客,除了教我剑法之外。学识,连他也怕不怎么渊博。
  “那好,从今天起我教你读书!”读书,好像对你来说是最美妙的事,连刚才对我的一点恐惧也忘却了。
  从此我便住在你这里,住在你周围是水四面环山的小榭楼里;而那山上满是樱树,这使我欣喜不已。我是爱樱花的人。在我成为一个冷漠的剑客以前,我只是梦想着有一片樱树林的乞丐。在我受尽世人冷漠时,我想拥有的只是这樱花的红艳带给我的温暖。而现在,我的梦想就要变成现实。
  在这小榭楼里,你教我读书,抚琴;你为我洗衣,做饭......我为你提水在湖边,为你砍柴在山上,为你插秧在田间......一切都在平静中过去。我冷漠的心随时间的流逝而消融,而我竟第一次发现生活原来这样美好。
  “当初你为什么救我?”我曾这样问过你。
  “看你又不像坏人......”你似开玩笑道。
  “你的爹娘呢!我住在这儿这么长时间,怎么一次也没见过他们。”
  “远方......他们去了很远的地方!”你神色暗淡下来。
  “那......也可以回来看看你啊!”我轻轻地问你。
  “再不会回来了......”你怔怔地流泪。忽然,我明白了这‘远方’是有多远的距离了。这是任何人都无法跨越的距离,这是生与死的距离。我也有过这距离给我带来的痛苦。而此刻,我的心连同你的心一起忍受这种痛苦的折磨,彼此成了依靠。温柔是你在我心中水的清澈;平静是我在你心中山的依靠。
  自那以后,我们再没有问及彼此的家人。你不知道我的过去,我也不知道你的过去。只是我们共有一个梦想,过去是我的,现在是我们的:在四月樱花飘飞中去漫步......
  我们在希望中等待时间把梦想实现。我们的生活本是那么的平静,平静地让我们忘记了世人。然而世人一直没有忘记过我们。确切来说,是我。
  当‘天下第一剑’找到我时,我仍自信可以打败他。因为在我眼里,他只是浪得虚名。可是我错了。当我与他交手之时我便明白,我已不再是个剑客。我的剑早已丢失,丢失在小榭楼里,青山绿水畔......丢失在你的温柔里。
  天下第一剑没有杀我,他要我传他剑法。他是一个有自知自明的人知道自己的剑法实际不如我。可我不会把剑法传给他。这是我的孤傲。
  可是......我还有个梦想。
  “等到来年樱花盛开的时候,正是我传你剑法的时候......”
  “好!痛快!”
  “答应的如此干脆,你不怕我跑掉?”
  “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
  那夜我喝了很多酒。你很惊讶我的反常,却只单单劝我,劝我不要再喝酒。你说喝酒伤身。我却更知道酒可以安慰我苦闷的心。你说你也可以像酒一样安慰我。然而我只感觉到你温柔似水。而水相对于酒而言,没有那份香醇......
  等待的时间总是难捱的,而在心里矛盾中等待,更甚于此。我希望并惧怕着樱花盛开时节的到来。因为我既希望与你在樱花中漫步,又惧怕花开时的别离。我有别条路能走。可是我固执地要做回从前那个剑客。孤傲使我无奈的等待花开时的欢欣,欢欣后的痛苦......
  不管我内心是怎样的矛盾,樱花终究是开了。四月清新的空气中,那满山樱花开得宛如一朵。粉红的云朵,温馨给人以家的感觉。
  我们漫步在这樱花林中静静地感受樱花的气息。彼此没有说话,没有想象中的欢欣,有的只是静静地漫步。彼此的心跳,呼吸......
  天下第一剑在傍晚时来了。我看见他来,便让你先回去。你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天下第一剑,默默地回去了。那一刻,我舒心地笑了,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
  “你来了。”我平静地说。
  “是!”很干脆地回答。
  “在我传你剑法之前,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
  “你似乎没有求过人。”天下第一剑笑了,“说吧,什么事?”
  “帮我照顾刚才那个姑娘。”“一生一世!”
  天下第一剑似乎明白了什么,缓缓道:“好!”
  两柄剑如同两条龙,不断地游走、交错、相撞。凌厉的剑气使周围数十丈内的樱花纷飞如雪,飘然而下。当我把最后一招使出后,天下第一剑的剑便慢慢地朝我胸口刺了过来。我心中释然,缓缓闭上了双眼......
  “不!”感觉不到疼痛,我睁开了双眼,而那巨大的痛苦瞬间便充满了我的心房。我看着你静静地躺在我面前,胸口殷红殷红......
  我颤抖着轻轻将你抱入怀中,看着受伤的你,心中满是怜惜。此刻,我们知道了彼此相爱,然却心照不宣的把对对方的爱藏匿起来。这彼此的爱直到任何人都无法逾越的距离出现时才说出口,只是没有了时间。时间让你我相爱,现在却又将这爱无情地摔碎。
  “你看,还没到五月,樱花便落了。”你强作欢颜。
  我轻轻地点点头,努力抑制自己流泪,我是你的依靠,在你生命的最后一刻。
  “不要伤心,明年还会再开,也许开得比今年还要美!”你安慰我》
  “在我眼中,没有未来与过去。有的,只是眼前。眼前的是我眼中最美的......”
  然而,樱花终究是落了,你终究是走了。你微笑着去了远方,我知道你已满足......
  青山依旧,湖水常流,只有湖边的小榭楼变得孤独。青山上的一座坟茔,埋葬一段柔情。坟畔,光秃的樱林,来年绽开的樱花云中,或许会有一个把剑的人,呆看剑尖的血斑,喃喃自语......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游艇会206-澳门游艇会手机版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樱花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