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桌子的距离

2019-10-07 16:29栏目:诗歌
TAG:

图片 1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安慰爱哭的你……”火锅店的音响正播放着老狼的《同桌的你》,声音恰到好处成为背景。
  林洋跨进火锅店时,正是老狼最深情的时候。他四下扫了一眼。店里客人不多,一眼看到白雪在一个角落向着门口张望。林洋迎着白雪的笑容走去——那熟悉的魂牵梦萦的笑容。林洋的脚步稍稍有些慌乱。其他同学还没到,林洋在白雪对面坐了下来,隔着一桌之遥看着白雪灿烂的笑容,心潮起伏,有很多话想要说,却只是简单寒暄几句。无语,静静听老狼的歌,等待其他同学的到来。
  十多年前,林洋与白雪也是隔着一张桌子。每天看的最多的是白雪的背影。白雪的背影娇小,玲珑。帅气的短发,头仰得高高地听老师讲课。白雪是班里的优秀生,各方面都拔尖,林洋坐她后排。每天早上第一节课,阳光被教室的门夹成长长的一束,映在白雪脸上,白雪的笑与阳光一起灿烂。林洋就在白雪身后的阴影下看着白雪笑。
  白雪爱笑,笑声爽朗、清脆,丁点的事就可让白雪笑上半天。林洋曾傻傻地问:“白雪,你怎么那么爱笑?”白雪哈哈大笑,笑得一点也不像女孩子。林洋也跟着傻傻地笑。
  课间休息时,白雪回转身隔着一桌之遥灿烂地笑着,翻着林洋的铅笔盒,霸道地把林洋的好东西据为己有,林洋只是傻傻地笑着,听白雪叽叽喳喳说着,白雪说话的声音犹如清晨的鸟语。林洋插不上话,当然他也不想说话。
  白雪的自行车车胎爆了,坐林洋的车到岔路口。
  林洋小心骑着,没话找话,握着车把的手腻滑腻滑。白雪终于忍不住了,开玩笑地说:“林洋,是不是我太沉了?你带不动我?”林洋尴尬地笑了一声,脚下不由得加了劲。不一会儿到了岔路口,林洋脱口而出:“这么快就到了啊。”白雪笑了,笑得很不自然,笑得像个女孩子。那笑铭刻在林洋心头十多年。
  白雪到哪都是同学的焦点,林洋的目光一直追随着,看着白雪在操场上像男孩子一样耍帅,在联欢会上出尽风头,林洋暗暗期待白雪的自行车再出毛病。可是直到毕业林洋都没机会再载白雪一程。
  毕业后,林洋给白雪写了很多信,有些信自己看了都脸红。白雪始终没回信,林洋也不敢去找她。想到白雪的笑,林洋就胆怯了。
  十多年后,林洋隔着网络深情地对白雪说:“我想你了,这么多年你一直在我心里。”这话憋在心里很多年了,终于说出来了,虽然隔着网络。
  白雪回过来一句话:“是嘛!我太感动了,纸巾都不够了。”
  林洋能够想像网络那头白雪的笑,就像当年隔着一张桌子笑得那样灿烂,又带着一丝讥讽。
  林洋也笑了,一如当年对着白雪的笑傻笑。
  这场同学聚会林洋期待很多天了,在Q上确定白雪也去,林洋迫不及待地打一句:“你去我一定去。”他知道白雪一定又笑了。然后自己也笑了。
  此刻,白雪依旧隔着一张桌子灿烂地笑着,帅气的短发早已成了美丽的长发,岁月并未在她身上留下太多痕迹,只是眉宇间多了几分女人的妩媚。
  其他同学陆续到了,点菜,上酒。白雪依旧那么爱笑,那笑触手可及,只一张桌子的距离。
  老狼依旧深情地唱着:“谁看了我给你写的信,谁把它丢在风里……”
  林洋遗憾,不曾和白雪同桌,虽然中间只隔了一张桌子……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游艇会206-澳门游艇会手机版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一张桌子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