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爱情澳门游艇会206

2019-10-07 16:29栏目:诗歌
TAG:

(一)
  白衣飘飘是《深呼吸论坛》爱琴海版块的版主。
  《深呼吸论坛》是我初次上网进入的第一个论坛。
  我在《深呼吸论坛》注册后进入的第一个版块就是“爱琴海”。
  “爱琴海”是以有关爱情的小说、散文、诗歌为主题的版块。
  我在“爱琴海”浏览、欣赏了一些坛友写的有关爱情的文字后,有了一种强烈的写作欲望,借助灵感完成了《我们开始吧》这篇文章。
  《我们开始吧》贴出来后,有很多朋友跟贴回复,白衣飘飘就是其中的一位,她在跟贴中对我的这篇文章进行了评论。
  白衣飘飘发了一个短消息给我:爱琴海欢迎您的加入,我是爱琴海版块的版主白衣飘飘,也是您的朋友。您的《我们开始吧》一文文风新颖、文笔流畅,特加精华鼓励,希望今后能欣赏到您更多精彩的美文。
  版主是什么?我不知道,第一次上网、第一次走进论坛、第一次听到版主这两个字,我对此一无所知。
  我和白衣飘飘的第一次直接交流是在短消息里。
  在短消息里我问白衣飘飘版主是干什么的?白衣飘飘说你不知道版主是干什么的吗?!版主就是店小二,为大家端茶倒水搞好服务的。
  店小二?!端茶倒水?!我更加糊涂了。
  面对我的疑惑,白衣飘飘说你不会是第一次上网吧?!
  我坦承自己的确是第一次上网,第一次进论坛,对网上的一些基本用语和说道不是很了解。
  白衣飘飘对我讲了一些有关论坛、有关版主、有关灌水、有关版聊等方面的问题后,问我是学什么专业的,是不是经常写文章。
  我告诉她我学的是经贸,对于中文我的兴趣不是很大,《我们开始吧》是我写的第一篇文字,平时我爱看一些小说,我尤其喜欢梁晓生的作品。
  白衣飘飘说她没看过梁晓生写的小说。我向她推荐梁晓生写的《年轮》,白衣飘飘说有时间一定看看。因为她要回几位论坛朋友的帖子,所以我和她的第一次谈话就这样结束了。
  (二)
  白衣飘飘很少写小说,论坛里我见的最多的是她写的散文、随笔和诗歌。
  白衣飘飘的每一篇文字都十分清新,文笔自然流畅,读后给人以无限的回味和畅想,因此我十分喜欢她的文字。每天上网进论坛看她的文字都是一种享受,在论坛我跟贴最多、最积极的是跟白衣飘飘的帖子,因为喜欢,因为欣赏,因为共鸣。
  白衣飘飘每天在线时间大多数是在晚上,这和我相似。我一般上网是在晚饭后,但也不固定,不是每天晚上都上网,也不是每天上网都选在晚饭后,有时晚饭后我会陪妻子出去散步,有时晚饭后我会陪妻子看会儿电视或说聊聊天,上网只是我生活的一部分,而且是一小部分,只是一种休闲一种娱乐。有时我也会上网在其它网站浏览,去的最多的还是《深呼吸论坛》。
  白衣飘飘第二次和我说话是在一个午夜。那晚我把一篇关于我的初恋,题名为《花开的声音》的原创散文贴到了“爱琴海”。
  白衣飘飘发消息给我说,《花开的声音》是你真实的初恋经历吗?我说是。
  白衣飘飘说,你的初恋真感人,你写的真好,看你这篇亲身经历的回忆让我仿佛又回到了我的初恋。
  白衣飘飘说,你有QQ号吗?我们在QQ说会儿话吧。
  我没有QQ号。白衣飘飘送了一个给我,还告诉我如何下载程序和使用QQ号。
  在QQ里,白衣飘飘说问我为什么这么晚还在网上?我说你不是也这么晚了还在上网吗。她说是因为有朋友的帖子要回。她说是因为要照顾“爱琴海”。她说“爱琴海”就象是她的爱人。她说她对“爱琴海”有很深的感情。她说论坛是她的一位好朋友建立起来的,论坛从刚开建的时候起一直到现在,她是“爱琴海”唯一的版主。
  我无法理解白衣飘飘对“爱琴海”的感情。网络在我的生活中所处的位置只是休闲,我并不沉迷于网络。
  我对白衣飘飘解释我这么晚了还上网是因为我多年来失眠。她说她也有失眠的习惯,是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没有问她具体是做什么工作的,因为她做什么工作与我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我认为网络是虚拟的,网络中有很多东西都不是很现实的,比如一个人的名字,比如一个人的年龄,比如一个人的职业,比如一个人的性别等等,这些都具有虚拟性,问与不问都一样,问了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白衣飘飘不赞成我的说法。她说网络虚拟是事实,但是网络也有真实的情感。她说她喜欢网络,喜欢虚拟的感情,虽然虚拟的感情不真实但是却是一种美,就像是梦一样的美丽,现实生活太现实了反倒有了一种压力,有压力的生活让人很疲惫,在网络这个虚拟的空间,自由、轻松、随意,让人愉悦,身心的愉悦,而且在网络中与朋友聊天没有距离,没有遮掩,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就好比是给心灵放假。
  我说我上网不久,还没有像她那样深的感触,但是我赞同她对网络的认识,不过网络对于我来说只是一种休闲方式,它在我生活中占据的位置很小。
  白衣飘飘问我不上网的时候做什么,是看电视?还是约上几个朋友到外面疯狂?
  我说我很少去外面疯狂,不上网的时候我会在家陪妻子看电视,或者是陪妻子出去散步,我的爱好不多,生活也很平淡,但是我很满足。
  白衣飘飘说,你结婚了?!我说是呀。她说难怪你的文章写得那么好,感情那么丰富细腻,我想你的婚姻一定很幸福吧。
  我说是,我的婚姻很幸福,因为我有一位很贤淑的妻子,我很爱她。
  白衣飘飘问我,你上网你的妻子反对吗?比如你在网上待的时间很长,你妻子不反对吗?你上网的时候你妻子在做什么?她也上网吗?你上网会不会影响到你和妻子的感情?你妻子看过你写的文章吗?你妻子写文章吗?如果你妻子看到你写的文章会不会有侵犯你的隐私的嫌疑?她会不会担心你上网会遭遇网恋?等等。
  面对白衣飘飘一个紧接一个的疑问,我开玩笑说,哇!这么多问题哦,有些像警察录口供哦。
  白衣飘飘说,坦白从宽,就当我是警察,就当我是在录口供,老实交代问题,不许隐瞒。我告诉白衣飘飘,妻子并不反对我上网,妻子在我上网的时候看电视,她并不干涉。我的妻子没有看过我写的文字,她是学财会的,对文学这类不感兴趣,不过她偶尔也会上上网,但她不聊天,只是看些新闻或查找些与工作有关的资料。因为我的失眠所以晚上睡不着只好上网消磨时间了,对于她会不会担心我上网会遭遇网恋的问题,她是相信我已经不是小孩子,对于网络我有自控能力,当然她也相信我不会像被人用一根冰棍一块糖一句话那样轻松给拐骗走的。
  白衣飘飘笑,她相信你不会被人用一根冰棍一块糖一句话拐骗走,但是她能保证你不会被网络美女所诱惑吗?要知道网上美女很多哦。
  我笑着问她网络上真的有美女吗?我怎么听说网络上恐龙居多。
  白衣飘飘说,你说网络上恐龙居多,你是亲眼所见还是亲身经历过?我说都没有。
  白衣飘飘说你没见过你怎么就能断定网络上的恐龙多呢?你这样说不是太武断了吗?我就是一个网络美女。
  哈哈哈,哪里有自己说自己是美女的哦。我笑她。
  她调皮的说,真的嘛,我本来就是一个网络美女,信不信由你。
  我信也好不信也好,网络美女也好网络恐龙也好,这其实根本就不重要,外表的如何能说明什么吗?往往有的人外表看上去美丽而内心却十分的丑陋。
  白衣飘飘说,我看你的文章感觉你很成熟,感情很细腻也很丰富,所以说从你的文章看我相信你结婚了,但是从和你的谈话,我怎么觉得你很小,你不会是个十七、八的学生吧?
  啊?!我有那么小吗?我今年都二十九岁了,早不是什么学生了。
  白衣飘飘说我是在和你开玩笑的,我当然相信你不会是十七、八的学生,因为十七、八的学生写不出那么感受深刻的情感文字。
  我说不见得吧,有个叫韩寒的学生不是就写了好几本书了吗?那些书不是曾引起不小的的轰动吗?
  白衣飘飘说她没看过韩寒的小说,不过在报纸上看过关于他的报道。
  我说我也没看过韩寒的小说,我喜欢看梁晓生的作品,尤其喜欢看他写的那部《年轮》,我对反映知青题材的小说特别感兴趣。
  白衣飘飘说你以前跟我提起过梁晓生这个人,那本《年轮》我已经买了,不过还没看呢。
  白衣飘飘说她比较喜欢看张爱玲的作品,尤其是那部《半生缘》,她说她还喜欢张抗抗的作品,尤其是喜欢《情爱画廊》。
  《情爱画廊》这部小说我也看过,不过看过之后就忘记是谁写的了,情节还大概有点印象,好象说的是一个画家在江南水乡写生的时候巧遇一位如水如梦一样美丽的女子,然后发生的一段情。
  《半生缘》好象有这么一部电视连续剧,妻子就特别喜欢看,我陪妻子看过几集,拍得是挺不错的,小说我没看过。张爱玲的小说我一本也没看过,抽时间我买本看看,我想看看白衣飘飘喜欢看的作品究竟是什么样的作品。
  (三)
  白衣飘飘在QQ里和我聊天的次数并不是很多,但是我和她已经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尽管我和她成为了网络上无话不谈的朋友,但是我却从来没有问过她的年龄和真实的姓名,甚至连她所在哪一个城市、具体做什么工作的等等一些基本的情况我都没问过,她也同样没有问过我这些情况。
  每次我和她的聊天都没有特定的话题,只是随意地聊,有时她会对我发在论坛的主贴文章提出自己的意见,然后是交流写作心得体会,也有的时候会谈论论坛里写手们的各自风格,有时候彼此也会不自觉地自然而然地谈起对生活中的一些个人看法和社会现象的个人意见,无论是谈什么问题,我和她的谈话都很轻松、很自然、很随意,没有任何的束缚和思想压力,就象是老朋友、老同学在叙旧,没有距离感,只有熟悉和亲切。有时候我们谈着谈着就谈到了对网恋的看法上,她说她没有过网恋,没有网恋是因为不相信网恋,不相信网恋是因为不想网恋,不想网恋是因为在现实生活中她有一个非常非常疼爱她的老公,然后她谈到她的老公、她的家庭。她说她和老公是大学时候的同学。随后,她对我讲了一些关于她和她老公在大学期间的趣事。她说她老公是她的初恋,从她的话语中能感觉到她很怀念初恋的日子。
  从她的话语中,我感觉到她的婚姻很幸福很美满,不过我没有进一步深入去了解她的婚姻状况。
  白衣飘飘说她非常非常的爱她老公。她还说她认为没有哪一个男人能比得上她老公。我说既然你老公这么好,那你一定要珍惜。她说那当然。说这话的时候,明显的能感觉到她对婚姻幸福的自信和自豪。
  我分享着她的快乐却并不羡慕。我不羡慕别人的婚姻幸福是因为我同样拥有着美满、幸福的婚姻。
  我向她讲述了我的童年,我的学生时代,还有我的初恋。
  我的初恋不是和现在的妻子,那时候我对爱情还似懂非懂。我的初恋是在伤害了一个女孩子后告终的,如今想起来觉得初恋真的是很美好,也很苦涩。接着我对她谈起了我的妻子、我的婚姻、我的家庭。
  在现实生活中我有一位美丽、温柔、贤淑的妻子,妻子给予我无限的温柔和深深的爱,这是没有哪个女人能与我的妻子比拟的。
  (四)
  有一个多星期我没上网了,因为开会我去了一趟上海。
  从上海回来后,白衣飘飘在QQ里问我为什么一个多星期没上网,是不是病了,还是有其它什么事?
  我告诉白衣飘飘说没上网是因为我开会去了一趟上海。
  白衣飘飘说她家就住在苏州,离上海并不是很远,她去过两次上海,是在假日的时候去的。
  白衣飘飘说我没上网的那些天,看不到我的文字感觉有一种失落感。我说你也太夸张了吧,我的文字可没有你的好。她说是真的,我特别喜欢你的文字,你的文字总能给我一种贴近自己的生活的感觉,就好像是自己所经历过的一样。我说你未免也太看得起我了,这会让我有骄傲感的哦。她说那你就骄傲一次吧,我还从来没看你骄傲过呢,你骄傲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啊?
  我说我骄傲的时候会头抬的很高,看着天花板。白衣飘飘说小心你把天花板看穿了砸着你哦。
  我说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就骄傲不起来了。
  白衣飘飘说,我跟你商量件事。我问她是什么事。白衣飘飘说你做“爱琴海”的版主吧。我说我做“爱琴海”的版主你干什么去啊?她说我和你一起做“爱琴海”的版主呀,我一个人很累的,你帮帮我好吗?我说论坛里比我好的人有很多,我怕自己不能胜任做了版主反倒给你添乱,她说不会的,有什么事我替你顶着,你不要再犹豫了,答应吧,就算我求你了还不行嘛?
  我还有些犹豫。因为我在上网时间上不能保证,我对自己的管理水平没有信心,我对论坛的一些管理操作功能还不熟悉,等等。我让白衣飘飘容我考虑考虑。白衣飘飘说你还给我摆起架子来了,用不用再开个会研究研究、讨论讨论?我说没有那么严重,我就是怕自己做不好。
  白衣飘飘说做不好有我呢,什么你也别多想了,答应我好不好,我叫你哥还不行吗?好哥哥,你就答应我吧,我求求你了,你要是不答应,我就哭给你看。
  虽然我看不到白衣飘飘的样子,但是从她发过来的“文字说话”中我感觉到她象小妹妹一样的可爱。
  在现实生活中我没有妹妹,我一直渴望有个妹妹在我身边撒娇、调皮,我觉得那是一种无比的快乐。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游艇会206-澳门游艇会手机版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假如爱情澳门游艇会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