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

2019-10-07 16:29栏目:诗歌
TAG:

歆语终于道破她心中暗藏的想法:你不能给予我的东西,在别人身上也可以找的到,离开了你照样可以过活。所以我对你这位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男人抱以敬畏态度,没有任何指望。你懂不懂?
  所有的历史过往,只不过一场游戏一场梦,你能够怎样便怎样。从今起你的事情与我无关。我的未来是繁华的,华丽的宫殿,还有还有……
  ——序
  大学毕业了,到了开始为工作奔波的时候了。
  歆语是学网络图片处理技术的,她不喜欢武汉的环境,没有在这座城市找到让她欢喜的感觉后,就去了南方的表哥那里。打算去南方寻梦,感性的心灵,随着列车的呼啸而感到一阵的恍惚,如此无力简直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即便她在空间里写道,“他为什么不在我身边陪着我。”玩了几天都是网络,以制造闻名的广东也不适合她,于是有以前在酒店一起共事的朋友约她去长沙。
  她说他高中一毕业连志愿都没填,就毅然去了南方,在那华丽的大厦下挥使青春的汗水,也曾在那里充满幻想,多少年前也曾遇到过的白眼和冷漠,即便是没有了爱与感觉。
  时间或轮回的过于迅速,两年的时间没有见过面的恋人,这样似乎很残酷。因此也有了一些心的隔阂。四年的爱情坚持,奔跑是一直的,虽然有一定的基础。尽管感情不怎么流畅,只是空洞的怀念那些美好的伴随。她终究是去过广州和东莞的,可离他所在深圳只差一站的距离,这又能够说明什么?
  只是可惜,在表哥那里没有找到体面些的工作。见鬼的社会,除了上网便是发呆似的,在长沙她终究进了一家电脑相册经营业务的公司,算是安定下来了,并为自己租了间房子,一切似乎都蕴藏着新的开始。
  我的名字叫凌风,就是故事中的男主角。喜欢这个她,却又对现实不满,是典型的愤青来着,与文字结缘后开始改变,但她说:你可以有更优秀的表现。他的极端从此变得安静,男人的理想总是承载着太多,是责任。
  她说,这样的存在本是一种压力。
  当我遗忘学习了的地方,不和他们一起去读大学的时候,然后我找了简单的工作来谋生。
  “我希望你能够学习一门技术再去谋生,而不是一直呆在工厂里做事。因为我需要一个对我好的人,首先是他要有一定的经济条件,要有一定的安全感。男人没有安全感,是很难想象的。最好比你帅的勒,呵呵!”电话中她依然倔强,但那些笑声却瞬息变得陌生起来。因为他开始想到自己的艰难,这种难有谁知?不可妥协的一直沉踪,似乎她从来都没有真实地知道他的感觉。
  至少当这些感性地认为的时候,总是在为自己着想,在朋友的面前更是冷漠的对着他,忽视他的存在,你有时候生气的时候,却像是在吃醋一样,但爱的还是她。
  “女子不可教也。你也要想下现在的现实。当我还在努力的时候,请给我更多的支持,让我有信心,不再是茫然和失望的时候。你知道?至少我们还在一起。发现你变了很多,于是我也开始变得陌生,为什么如此复杂,我本来是希望你过的开心的,我们会好和的面对未来的,只要我们相信,将这最艰难的时刻挺住了就好了。”
  QQ提示音不停响起,可人到了最后总不愿意再看下去,仿佛下面才是最沉重的话题。只是我们一直在套拨这样的一种方式。我怕自己写的,她看了会伤心。于是我不再看下面的文字。只是听着音乐。其实我也是一个感性之人,写文的孩子大概如此。
  既然朋友为化解我们之间的矛盾作了一定的努力,就该感谢他们的曾经拯救了两个人的爱情,让希望有了一直的寄托。
  海林是我高中时候的同学,毕业后也去了我所在城市工作,她与歆语是同一镇上的人,读初中的时候很好,那天是深圳世界之窗讲了很多的关于她的故事。
  她说:“其实歆语在读初中的时候就曾暗恋过一个男生,那个人却一直不知道。歆语的成绩一直保持在全班级前10名以内,这一点上她有着好胜心,目标向前。但我不懂的却是你们之间为什么在闹‘暗战’,总是会发生些这样的问题?”
  “误会?我想不是。我觉得两个人之间肯定会有所差异,只是性格上的。谁叫那个胖女人那么胖,还有贪睡的嗜好。我欣赏她的才华。她喜欢烟花的味道,却一直让我打量着这样的一个怪女人。你说她的隐瞒是否显得虚伪,我只是说不出口而已。”
  “怎么告诉我这些,你明显是在逃避些什么,转移话题也别这样嘛!”虽然我也会和她一起悲伤过。记得高中二年级的时候,一起看了校运动会,你跑了50000米拿了个冠军,你不知道她有多么高心,笑的像一朵花,说某某耐力那么好,真是伟大,心中的偶像之类的。总之,你的不好她也说好。”
  天色逐渐暗了下去,心情太平静了,像午夜的马路没有出租车经过的路面。我请了林海去吃KFC,以表示我对她的感谢。吃饱了就又送她上车了。事实上我希望她能够帮我们,让我知道她现在过的怎么样,会想些什么又会不会想离开呢?
  或许,这种想法太天真。我已经是大男人了,说怎么样还得怎么样,有些东西终究强求不得。
  歆语的工作环境很好,清一色的湖南妹子,每天对着电脑绘制相册,然后等待着客户来取走。还要联系客户制作进度。她的工作态度也让老板赏识,在这一群体上,她心是单纯的,可是城市的面孔和环境却可以轻易地改变着一切。长相平凡的她,若再美女些,被“抓”去当助理也说不定,到那时候又是风光无限。
  在外的人都知道,能够一直坚持自己的梦想的人,那是多么的稀少和让人尊重的。可是一年之后,同样是那个冬天,因为这点工作而感到麻木的,是对记忆中的所爱的人。她不再坚持原来的信仰和追逐,一切的变化来的太快了,就像她总对自己说,我是一个自私的人。
  我又会这样感叹,但终究是无力的。
  一个月的1600左右的工资包住不包吃,宿舍在别人的出租屋里,一个月500元,水电费另计,对于这个刚出校园的女孩子来说,这在内地应该是一笔昂贵的费用。只是暂时地等做了工作经验,然后再想着跳槽了。找个更好的工作,宿舍的光线并不明亮,她只是有时候累了感到恍惚和幻觉,有夜晚的潮湿的味道。
  我夏天来看她的时候,是多么的为她感到伤心,在心里自我责备。然又匆忙地赶了南方都市工作,这是最大的无奈,我们无法在一起的日子。
  听老乡说,她有时候经常做恶梦,梦到自己的窗前有人影晃动,当时只是害怕,最后才叫她去陪伴睡了,两个女孩子在一起一定会好些。或不再有这样的心理。
  老乡,一位来自湖北的女孩子,在长沙一酒店里当领班,和她的关系还好吧,有时候经常在一起说些搞笑的内容。调侃某某长的怎么样怎么样……
  于是她对歆语说,“你想和凌风有个什么样的结局?我感觉他人蛮好的,请我们吃KFC,一个大男孩子还帮你洗衣服啊,呵呵。打扫卫生和修理好了宿舍线路。总之无可挑剔的好。”
  “那又能够怎么样,小样。是不是瞧上了我家的呆子?快说!呵呵!”她又开始叹息了一阵子,他嘛,你不知道,有时候也是个矛盾的人,只是一直不让自己妥协些什么。固执。就是我们有时候说的话并非一致,不能够理解的余地,所以我想我们也许没有什么。”
  “吃西瓜,来来!”老乡说。
  歆语接着说:“最初的我们多么美好,可惜都败给了时间。感情沦陷红尘现实。只是我想,当我很累的时候,我就想找个有钱的人嫁了再说,这样一切都有了保障就好。这样也就可能避免因为我们之间的不确定而感到悲伤。再也不去想那些伤心的事情,那些少年傻傻的光影。这是我的变。我无话可说出,也是追求的吧。我也希望他过的好,反之我们都知道就好了,没有什么的。”
  灯火熄灭了,一边睡着了,歆语还睁着眼睛在想些心事,分明是在流泪,是想他还是在想什么?事情已经到了告别的时候了。
  或许。
  电话响了,歆语刚下车,在烈士公园的北门处,夜晚没有车的时候,她是独立一个人走回去的。
  风,很寒冷,在心间感到丝丝的孤独和无力。
  “下班了吗?”
  “下了。”
  “现在在嘛?”
  “回家啊,傻瓜!这么哆嗦啊,像是一个婆似的。呵呵。”然后边说边走,长远的还有双方的声音。只听见两座城市里的车鸣声疾驰而去,红尘中两个灵魂的远离那遥远,此时也被两个人感觉的到,虽然现在只是充满关怀地问候声声。
  有了铅华渲染的时候,她开始了虚无之间转换姿态,不再是从前的那个真实的单纯的她。而他的心依然是绝望着的,一事无成,也好,这样安心追寻自己的路。这样的对比似乎像是一个巨大的讽刺,只是留了一个无关大痒的小痛于他,如今的话也说不到一个曾面了,只是当一切无语,忍不住的人一直在伤……
  你说话啊,说话,总是这样,说一句就不说了,多让人失望的。一听到那边的叹息,他的心好救好久远的,就像回到了历史中央。
  她的心也要累了,也许双方都能够理解,最后的结局一定充满了艰难的,就像她中途的退出。因为大家都还年轻。牵过的手,陪伴过的人,那些年华,未老的。延续着一个大好的时光,只是需要力量和活力推动着。
  许久的诺言,不过是一句句的空话,去远方看看风景的,一抽屉的信笺,在现实里他们又是多么的微小,不堪一击,谁都会迷失的,大家的放弃都随着失望而放逐远去。
  她要回到自己的世界,飞翔在自己的天空里,从此不再和他发生一丝的联系。不再接触他的悲悯和坚持,这样的情怀这么的伤感,只是当我们再次遇见。几年的光阴可以过去,但是一地的遗忘却是艰难的,因为很多不同的追逐和颠覆,社会的速度和时间,遗忘的人对新的追求,在未来也将是一个新的选择。
  直到有一天,他终于相信,她真的是走了,永远不再见他了。竟然是那的决绝,不可原谅的回音,只是久久地看着那远去的列车,他说把世间的感情看淡,还有谁在乎一个地老天荒,爱情永远都只是在心中的年轻的信仰,太过奢望的,于是一切成空,被遗忘的故事。
  铅华染尽,歆语的影子终究不见了。记忆存在。他的坚持的梦想在继续。
  等着又一个轮回,一个人走向更远的前方。生长在记忆中的疾病,一个人的痛彻心扉,只是她的铅华总让人学会些了什么。
  后记:一个国度无数的城池,只是烟云散尽,尘埃未定。红尘多少事,在那个少年的心里留下深刻的印象,这便是记忆。这变每天为了工作而不断地忙碌,其实我们身不由己。
  如果是,我的行程也将有了完满的意义和不断地远离。于是不再发生交集,不再记忆起年华,不再等待什么。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游艇会206-澳门游艇会手机版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一世

    随机看看

    NEW ARTICLE

    热门文章

    HO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