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

2019-10-07 16:29栏目:诗歌
TAG:


  “苏潇,你的信。”赵宇站在教室门口叫着我的名字。
  我可怜巴巴的看了老师一眼,老师点了点头,示意我出去。
  只有这样我才敢出去拿信,一张彩色的信封包裹着几张不算多的纸。
  看了看封面,上面没有名字。
  “你走吧,我知道了。”
  回到教室,只好等下课来拆了。
  拆开来,娟秀的字写着:
  苏萧,亲爱的苏萧。
  还记得我吗?
  看到这,我有点想呕吐。无奈这人文采一定不错,大略看了看整整4页。
  接着看。
  我就是那个被你偷了裙子拿去穿的小女孩。我现在长大了。
  外婆告诉我,你也长大了。
  我希望我们见一面,可以吗?
  我有点晕了。第一次见这么写信的。
  你还记得吗?那条粉红色的裙子。
  那是我攒了一学期的零花钱来买来的,不料还没穿就被你弄坏了。(后面是一大串省略号,在此继续省略。)
  那时,我有一种冲动,我想杀了你!
  但,后来我停住了。
  只因,那天我细细观察你之后,才发现你竟然那么帅。
  虽然那时我并不懂什么是爱情,更不懂如何去追一个男孩子。
  我有点失望,原来这丫头像古文里说的那样:情根深种已N年。
  唉,试问天下间情为何物??
  想我沈溪儿,去过的地方比你见过的人还多。
  为何我依旧读不懂情呢?为何世间总有那么多人为情所伤,为情所困呢?
  看到这,我停住了。
  她居然能这样,能这样直接...
  我出去接了杯水,还准备接着看,老师不知不觉就进来了。
  
  二
  下课的时候,我接着看。
  一双大手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走了我手里的粉红色信纸,我抬头看了看,居然是班主任。
  心想这下完了,被班主任抓住十有八九没救了。除非神仙来了。
  狼狈的被抓到教师办公室,里面还有几个老师在办公。我和钱老师进来,那几个老师看了一眼便开始忙自己的工作。
  我笔直的站在钱老师面前,像个将要被枪毙的犯人。
  半响之后,钱老师终于开金口了。
  “你知道你犯了什么错吗?”钱老师的表情十分严肃。
  “知道。”
  “什么错?”
  “乱写信。”
  “就这个??”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钱老师的眼珠变得那么大,长方形的脸弯曲成了圆形,看得人哭笑不得。
  “是。”
  “哦,不是。”
  “到底是什么??”钱老师的眉毛竖了起来,神情夸张到无法形容。
  我抬起头看了一眼窗外,树叶哗哗的落下,啊,秋来了。
  “早,早......”
  也不知道钱老师是不是吃斋念佛的,忽然就放下屠刀了,开始念信。
  “最后,我想写首诗给你,希望你喜欢。”
  你可知道
  柳树下我为你许下的
  愿望
  你可知道
  流星划破夜空的声音
  那是比我满心期盼的时刻
  你可知道
  流水走过千山万水
  就是期待与落花的相遇
  ......
  我感叹,终于完了。
  钱老师抬起头看着我,眼神里满含迷茫。
  “你走吧,你没有错。”
  终于解放了,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下了,砸的心疼。
  窗外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下,像是在洗刷着世间的尘土。
  坐在座位上,思绪万千,忽然想起那封信还没有拿回来。
  便又跑去拿信,刚从虎口里出来,便又进狼窝这感觉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接受的。
  拿回信又接着看,才发现难怪钱老师看不懂。
  重点都聚集在最后三句上了。
  看着陌生的字,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沈溪儿这个名字像一朵花在心底渐渐绽放,顺着血液,流遍全身。
  
  三
  自那开始,我一直和沈溪儿保持着联系。
  电话、短信,像放开闸的黄河水,汹涌而来。
  我站在河边望着对岸的花萼,那些没有叶子的花儿。
  许蒙蒙站在我的身旁,看着河里那些游动的鱼儿。
  “哥,你看,河里的那些鱼儿多美。”
  “是。”
  蒙蒙听出了我声音中的忧郁,说道:怎么了?
  我摇摇头,转身离开了。
  那段日子,我和溪儿断了联系。
  正准备去找溪儿时,蒙蒙说:她已经见过溪儿了,在县城。和一个男孩手牵着手。
  我看不清自己脸上的表情,但我想一定不能用词语来形容。
  我感觉眼前一片漆黑,眩晕的痛苦霎时传遍全身。
  本想问一句溪儿是不是还说别的了,但最后还是没问,也许是因为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怎么样吧。
  
  四
  再次见到溪儿已经是一年后。
  浓妆艳抹的溪儿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觉得她变了,彻底变了。
  像那句话说的一样:时间在变,一切都在变。
  后来听别的朋友说起溪儿,她的男朋友回来了,然后就甩掉了那个她寂寞的安慰(他不知道那个人就是我。),跟她男朋友破镜重圆了。
  听说那是我刚退学的时候发生事情,我只是心有点疼,毕竟真心付出过。
  溪儿结婚那天,邀请了我,我一个人去的。
  走到那个转角的时候,我停住了,我不知道是不是该去。
  那时候,我看到海报上是一副秋天的花,下面是:曼珠沙华。
  手里的百合似乎在一瞬间枯萎了,心变得苍老不堪。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游艇会206-澳门游艇会手机版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百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