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

2020-01-04 21:11栏目:诗歌
TAG:

吴晨刚,十八岁。十五岁那年他母亲病故后,他就跟着父亲来到东北做建筑工。吴晨刚十六那年,吴父工伤摔断了脊梁,失去了自理能力。工地的老板可怜他们父子不易,不但出钱给吴父治疗,随后还出把吴父送进了养老院,又收留吴晨刚做了手下。

吴晨刚为人憨厚,脑子也灵活,再加上他对老板心存感激,做起事来也尽心尽力,很快就得到老板的赏识,只是半年的时间,就放下了手里的砖头,跟老板的小舅子一起,做了晚班的监工。

老板的小舅子叫江勇,原本是个社会人,吴晨刚嘴甜腿勤的性格,很得他的喜欢,两人相处没几天,便以兄弟相称。平时江勇出去办事,吴晨刚就把工地打理的井井有条,而江勇混到了吃吃喝喝的,也都要拽着吴晨刚一起。

吴晨刚十八岁那年年底,小舅子奉子结婚,吴晨刚为了报答他的照顾之情,便让小舅子回去新婚燕尔,自己一个人留守在公司里,看管院子的设备和材料。

万豪是旗市大的建筑公司,光是独立施工队就有四个,养活了三百多口子民工。大家下工之后,会在公司院里打打牌,扯扯淡,每天都是热闹非常。而且随着新年临近,外地的打工仔都陆陆续续返乡过年了,所以每到晚上,本地工人回家后,偌大的公司院里,就只剩下吴晨刚一个人。

幸好万豪的位置在旗市东环以里,周围虽说不上是繁华地带,但也还是有些热闹的。吴晨刚每天都会在门口看看大秧歌,吃点小吃,什么时候困了,才会回去睡觉,所以尽管是一个人,但日子过得倒也不觉得寂寞。

这天一早,吴晨刚洗漱完毕,去门卫交班。他刚签完名要走,保安小蔡就叫住了他。原来呀,是小蔡的女朋友来了,他想要陪女朋友玩儿两天,希望吴晨刚给他替几个班。

“只要你帮忙,哥指定不亏待你,除了这几天的工资给你之外,哥每天再给你加五十块饭伙钱。”

“蔡哥你太见外了,现在工程都停了,我闲着也没事干,你去玩的开心点儿就好。”

有了吴晨刚的帮忙,小蔡乐颠颠的泡妞去了,吴晨刚拿着钥匙串子,在门前的早餐摊上,叫了两根油条一杯奶,一边看大门,一边看街上人来人往。等着早餐车走了之后,他又坐在烤地瓜的摊上,继续先前那些动作。

转眼间,午时也过,吴晨刚混了一肚子烤地瓜,倒也不觉得饿。不过既然答应给人家顶班,当然得有所担当,所以吴晨刚给烤地瓜老周头说了个回见,便到公司院子里巡逻去了。

万豪的院子很大很大,其中前院是民工的宿舍和食堂,中间是各种建筑原料的仓库,后院则是万豪的前身,旗市第二建筑公司留下的旧设备,和一些濒临倒塌的仓库。

现在工人放假,宿舍和食堂都锁着门,而吴晨刚晚间睡觉的地方,就在仓库里。所以需要查看一下的,就只有万豪的后院而已。

话说旗市二建,想当年是正经八百的国营企业,人家几十年前修的院墙,铁丝网什么的,都坚固依旧。院子里能偷走的东西,早多少都从大门运出去了,所以吴晨刚在院墙下稍微溜了一圈,没见到有人走动的痕迹之后,就想要回去。就这时,临近的一栋坍塌的旧仓库里,传出一声猫叫。紧接着,又传来了一阵吱吱的老鼠叫。

吴晨刚本就无事可做,现在一听猫抓老鼠,不禁来了性致,他快速的跑到仓库门前,趴在宽宽的门缝上,往里面看。

仓库的房盖塌了大半,所以里面光线并不暗。不过有那些瓦片房梁阻挡,有很多地方又看不到,吴晨刚左看又看的找了半天,也只是看到在仓库的右后方,腾起了一些灰尘。至于猫和老鼠,它们似乎是感觉到他的存在,从吴晨刚一出现,就不再出声了。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游艇会206-澳门游艇会手机版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夜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