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心

2019-10-07 16:29栏目:诗歌
TAG:

我把心刺成蝴蝶的形状,在另一个国度里舞成爱你的模样。——引子
  
  「一」
  
  莫忘是一家杂志社的编辑。他大学毕业就来到此处实习,因为对文字持有高度的热爱。三个月实习完成后打算回老家的时候,杂志社主编留下了他。像他那样的人才寻觅的很吃力,假如真是幸运寻觅到了。那些人也不会和莫忘一样干工作会拼老命。
  拥有自己喜欢的工作莫忘比别人多一倍努力。千柔是莫忘的同事,他们被分为一起工作。听主编说千柔母亲去逝的早,这千柔一生下来比别的女孩子懂事乖巧。平日里千柔话不多,她工作的桌子靠着阳面。莫忘一上班就会看到千柔一个人端坐在那里,键盘的声音像超声波般传入莫忘的耳朵里。莫忘抬头,看见金黄色的碎太阳洒满千柔的后背,亮丽的黑发在太阳底下越发光彩流漓。
  这个抬头看千柔的动作莫忘不知重复了多少遍,每次在千柔的不理会下告以失败。莫忘千想万想也没有想明白,青春季节里的女孩子该到享受爱情的时刻了。可是千柔像一个白痴一般,不懂得给男人放电。尽管男人不喜欢倒贴的女人,但是他们决不排斥女人对他们来点放电的小动作。以及暖味的小表情。
  直到有一天,他们整个杂志社里的员工都被领导叫去参加聚会。聚会的地点是一家名叫“阿郎故事”的酒吧。也许是天意弄人吧,莫忘和千柔坐在一起。近水楼台先得月。莫忘心想竟然你不来电,那么我就给你小小的电光火花。看你千柔小姐怎么接招。对于这个放电莫忘曾在脑海里构思了无数次,当然此时此刻的机会来了。大家干杯后莫忘一饮而净,不留多余的一点液体。
  千柔酒力不好,连干杯的那点液体也没吞下。同事们七嘴八舌,示意让千柔饮下去。可千柔的样子不像是在喝酒,而是在喝砒霜。这时的莫忘还真有几分男人的风味,他拿起高脚杯替千柔一饮而下。于是注定莫忘和千柔的绯闻在公司里传的沸沸扬扬。
  莫忘少爷注视的千柔小姐终于在那特殊的时刻,认真地瞄了莫忘一眼。尽管这一眼对于千柔说不定是小小的眨眼,可对于陷入暗恋的莫忘来说。那可是莫忘告诫自己前进的力量。
  聚会在莫忘依依不舍的情况下迅速地结束,同事们都陆陆续续回家。千柔还一直坐在酒巴里的椅子上,莫忘起身离开时发现了千柔。他说,千柔,还不回家?莫忘看千柔的目光脉脉温情,像一个王子注视着属于自己心爱的公主。莫忘似乎发现了千柔的难言之隐,其实她早已经没有家。何来回家?她一直住在公司里,从来没有听说千柔要回家看望父母。莫忘终于想明白了,拽起千柔的胳膊往酒巴门口走去……
  也许爱情只是短暂的相遇,然后迅速地开出鲜艳的花朵吧。
  
  「二」
  
  莫忘醒来时,全身没有一件衣服。而千柔正睡在他的怀里,如一睡美人般均匀地呼吸。莫忘侧起身在千柔的额头轻轻的一吻。这轻轻的一吻把跌落在金黄色国度里的千柔给唤醒了,也许千柔也发现了自己赤裸的身子。许久,千柔像害羞迎春花一样微微地对莫忘说:“我们没有那个吧?”莫忘清楚,“那个指的是什么。”他起先是笑了笑紧接着把千柔光滑的身子往左边一拉。千柔,我们没有那个哦。但是,我想现在那个。话刚一结束,莫忘伏在千柔的身上……
  南方的天气总是被潮湿的大雾迷蒙。刚刚下过一场雨,路面滑丝丝的。微凉的风吹着飘逸的黑发,走在石头铺成的公园小路上,也别有一番滋味。这是莫忘和千柔的第一次约会,他们和正常的恋人一样手牵着手。千柔有点害羞从开始到结束表现的不开朗,但是越是这样莫忘会越喜欢千柔。东方女人应该懂得优雅,优雅的女人才是男人骨子里需要的真正女人。
  街心公园对面是大海,整个城市的心脏,像一座灯塔一样照亮着每个人前行的路。街心公园南侧是海盗山,听说海盗山上有一群海盗。前往海盗山爬山的年轻女子将有去不回。也听说海盗山曾经是一家犯毒份子的聚基地,他们骗去大量的大学生给她们使用摇头丸,强制性地逼他们去援交。这仅仅是一个恐怖的传说,但却反应了一个社会现象,我们国家的法律仍然不完善,有一部分人的生存利益得不到保证。或者全民的道德水平没有提高,否则不会有那些社会的败类。
  街心公园西侧有一条路通往大海。那是木质板建造的人工桥,只要从人工桥上走过去就到达了目的地。那一天千柔穿着一双又细又高的红色高跟鞋,后跟很容易从木质建造的人工桥的缝隙里掉下去。万幸的是莫忘一直在身旁,千柔鞋跟掉下去又抽上来。这样来来回回不知道折腾了多少次,千柔心里也责骂着自己爱美爱美到最后在逼着自己受罪。亲爱的千柔小姐终于承受不了脚带给她的疼痛,所有的痛都可以忍受唯有脚后跟带来的痛不能承受。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若是没有一双正常的好脚,估计那人生的万里路也无法行走,美丽风景也欣赏不了。
  到最后千柔索性把鞋子脱了扔给莫忘,她像个快乐的蝴蝶赤脚走在木质板的人工桥上。千柔向前奔走一阵子,又返回来和莫忘说笑。人工桥下有许多的水草,爬满石柱子缠着人工桥,就像贵妇腰间绅士的细长手指一样,唯美好看。东南方向视线四十五度下面有一块空地,大约长三米宽五米,里面却种满了植物。那些植物像寂寞的爱情一样腐烂在角落里,他们始终不明白时光终会欺骗所有的快乐与忧伤。体温太低而阳光难以温暖冷冰的心,物体抽离了原本的直线运动而变成快速的曲线运动。世间一切淡泊名利和世间一切男女爱情都逃不出宿命给予的结局,因为有些人要注定错过搁浅。
  莫忘抬起左手习惯性地看了看表,欧式手表上显示他们已经在人工桥上逗留了整整两个小时。莫忘走到已经停下来的千柔身旁陪着千柔一同望着对面的大海。大海的波浪像衣服上的褶皱,层层叠叠,七上八下,零零乱乱。
  千柔从木质板上捡起一块小石头,闭上眼睛,好似在许愿。她把那块石头用力地抛向大海,石头迅速地在大海里划开一圈圈涟漪,具有完美弧度的波纹像数学中的抛物线般映入莫忘的眼帘里。
  忽然莫忘的脑海里轰隆地响过,疼痛顿时排山倒海的袭来。那个恐怖的画面像一道闪电,在他脑海里无境止的呼呼作响。他的身上依附了许多面带死灰的白衣人,像希腊王国中的鬼魂。莫忘抱着头痛苦的跳来跳去,一双魔瓜驶向莫忘的大脑里,所有的记忆如雨滴般严严实实地砸下来。这不是幻觉更不是恐怖的画面,而是一种有关她的回忆。原来这些年来,他一直没有忘记她,她像一根刺可以随时地刺痛他的心脏。因为相爱过,所以彼此最清楚对方的痛处与肋骨。
  所有的回忆像电影胶片一样不断闪现在眼前,那个短发拥有甜美笑容的女子。有关她的记忆重新又在忘川彼岸拾起,那个女子叫安又曼。
  
  「三」
  
澳门游艇会206 ,  孤单的时候有个人在对面的窗台里看着自己,用自信的手势告诉你。不要孤单,我会一直陪着你。那时候的心是温暖而灿烂,两颗心灵之间的距离在此刻容易产生触电,灵魂与灵魂交融,完成精神上的愉悦做爱。
  安又曼是莫忘的第一任女朋友。在他没失忆之前他会告诉你他真正爱的女人是安又曼,安又曼漂亮妖艳。这是舞台上的她,像爱尔兰的伟大音乐家恩雅一样,一双深蓝的眼眸里藏着鲤鱼的光芒。
  看她在舞台上表演你会很容易地表露出自己的忧伤。舞台上的安又曼单纯、安静、表演极其丰富。而她的歌声缠绵在心底,你听着听着不知不觉地走进了忧伤。莫忘第一次听安又曼演唱,最后就这样轻易地忧伤起来。从那以后,莫忘也跟着安又曼的音乐把丝丝忧郁表露在眉宇间。如果说安又曼是一块美玉,那么莫忘则是顶极的雕刻大师,把一块美玉推向更美的行列中。
  莫忘是中文系大二的学生。而安又曼是音乐系大一的学生。人生有很多的巧合,就像莫忘和安又曼相遇。“迎春怀”第十届校园歌手大赛如火举行,此次要求所有参加演出的同学全部唱原创歌曲,不得翻唱。舞蹈进行自己改变舞台上的表演不能抄袭其它的舞蹈。要求极度严格,而安又曼又非常想参加这次比赛。
  音乐系大二的尹天磊是安又曼的学长,而尹天磊也和莫忘是很要好的朋友。通过尹天磊安又曼认识了莫忘,而莫忘也给安又曼写了一首歌。
  
  我在窗台上望着你的微笑落下来,
  我好想过去把它捡起来。
  忧伤徘徊,
  爱不知不觉在心里住下来。
  你的容颜在梦里来回旋转,
  今生的情缘在发梢里沉淀成灿烂。
  我爱那指尖流动的缠绵,
  一曲未了莫叹青春太短暂。
  天涯尽头相思无穷,
  啊,亲爱的姑娘你是我不落的太阳。
  季节在开花,
  青春在歌唱。
  我的姑娘,你是否在红尘深处等我。
  繁花落尽,茫茫人海中追寻熟悉的身影。
  
  这首歌的名字叫做《追寻》,安又曼瞬间被莫忘的才华所折服。外貌平平的莫忘竟然是个作词才子,安又曼记下了莫忘大致的轮廓。带着这首《追寻》走向了舞台,安又曼眼里的碎光如星星般跳来跳去。莫忘看着安又曼激情投入的演唱,心里微微地想她天生属于站在舞台上。舞台上的她多么自然,多么大气,多么洒脱。安又曼站在舞台上真像一个天使,带着蓝紫色的翅膀在舞台上寻找精彩的梦想。
  大赛结束,安又曼得了最佳新人奖。鲜花掌声如潮水般涌过来,她的人气迅速在全校爆长。整个校园里全是她妖艳的海报,天使的面孔,梦想的颜色,华丽的场景。安又曼迅速地成功蜕变,成为学校中的风云人物。
  大家都没有注意一直站在角落里的莫忘。安又曼因为一首歌而出名,莫忘却因一首歌陷入苦海。
  爱情却在这个时候来临,搅乱了莫忘所有的生活。包括生命中的一些信仰,莫忘进入大学之前曾经向妈妈发过誓,无论大学里怎么孤单都不谈恋爱。可是爱情来的时候,所有的承诺与信仰早已经灰飞烟灭。
  莫忘来到这个世上的第7200天,他写了一封情书递给尹天磊让尹天磊转交给安又曼。这封情书不但让莫忘信心十足也让安又曼进入恋爱的小房间里。安又曼答应了莫忘的追求,两个人在一个风和日历的星期天在学校草场上吻了对方。献出了彼此保留了二十年的初吻,都说初吻像果冻酸酸甜甜的,果不其然莫忘得到安又曼的吻一个星期没有吃饭。恋爱的力量真伟大,莫忘完全相信了并且很愿意当安又曼的护花使者。
  莫忘和安又曼的恋情迅速在校园里传开,所有的流言蜚语指向莫忘,大家都在骂莫忘癞蛤蚂想吃天鹅肉。在每个人的潜意识里,像安又曼这样漂亮气质才华惊人的女人,十万个莫忘也会配不上。可惜群众的眼睛终究还是没有雪亮,安又曼爱上了莫忘。至少爱的理由是什么,不清楚。或许爱根本就没有理由吧,想爱的时候刚好爱也来了于是就恋爱了,想不爱的时候在暗黄的灯光下吻着对方的发丝。亲爱的,我们还是分开一段时间吧,我觉得我们彼此之间太不合适了。左手一摸眼泪,右手一句后会无期,干净利落的分开。从次以后,分隔千里,就算有破境重圆的打算也未必实现。
  
  「四」
  
  莫忘和安又曼交往了两年。两年时间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像莫忘这样的小情侣两年的时光显得非常短暂。安又曼话说白了也红透半边天的校园艺人,隔三差五地出差。两年前的盛夏,莫忘和安又曼牵手走进N大的校门里,那些记者像蜜蜂一样围着安又曼迟迟不愿意离去。他们想尽一切办法想证明安又曼是不是和莫忘在真正的交往,他们的关系会不会随着安又曼事业的上升发生质变,莫忘靠什么力量俘获了安又曼的心……
  一大串的问题在安又曼的脑子里吱呀吱呀,像被风吹响的破铁门,来回地响动。安又曼精神失常黑亮的眼睛盯着那群记者,手紧紧地抓劳莫忘,她怕一不小心就会把莫忘丢在马路上,而自己却找不到回家的路。安又曼的爱看不见听不到,她只是默默地喜欢莫忘。莫忘莫忘你可千万不要让安又曼的情两难,这是安又曼经常开莫忘的玩笑。简单易懂,像一些幼年的小姑娘回答带着几分天真和善良。
  记者终于在安又曼的油嘴滑舌下散去,安又曼望着莫忘胜利地笑起来。一个星期后安又曼告诉莫忘她想从学校搬出去,她已经向总务处打了报告估计很快会批下来。安又曼素来喜欢安静,安静的女子始终是一朵吸引人的花,那么安又曼是属于什么样的花,关于这个答案应该去问护花使者莫忘公子。
  莫忘养的兰花已经有两岁了。两岁生日那天,他和安又曼从学校搬出去。他们找的房间离学校不远,骑半个小时的电动车就可以到达。这间房子的主人三年前去了巴西,房子一直素面朝天。房子的主人从国外打电话来,告诉莫忘一年的房租不需要太多。水电费自己交,同时把房子里里外外粉刷一遍。就不需要交房租帮房子的主人打理,直到房子的主人从巴西回来
  莫忘和安又曼一起住进租住的新家。新家两室一厅,有一个若大的阳台,夏天阳光出来,安又曼抱起蓝紫色的棉被子走向阳台,把被子铺开来。太阳落山了,被子里也盛满了阳光的味道。
  安又曼系上围裙开始准备两个人的晚餐。晚餐极其丰富,四菜一汤。两个凉菜两个热菜这是安又曼规律的饮食习惯,饭后也会做上两份水果沙拉。吃着水果沙拉看着电视,快乐丰富的一天宣告结束。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游艇会206-澳门游艇会手机版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痛心

    随机看看

    NEW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