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鹃的秘密_青春校园_好文学网

2020-01-04 21:11栏目:诗歌
TAG:

我们学校的漂亮女孩很多,其中数杜鹃有名,即便是非常挑剔的人,见到她以后,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罕见的美女。正因为这样,自从杜鹃一来到我们学校,追求她的人和暗恋她的人就不计其数。可是,令人感到失望的是她早已有了朋友。据说这个令人嫉妒的家伙就在离我们学校不远的工学院学,他们在读高中的时候,便开始摸摸地谈恋了。

有好事的人很快从工学院里打探到,杜鹃的友名字做任飞,是一个相貌十分英俊的小伙子。但真正令那些想要追求杜鹃的孩,从此断了非分之想,却不是因为任飞的相貌出众,而是大家都听说了任飞的父,在我们这个城市里很有本事,传闻杜鹃毕业以后的工作,他们已经有了令杜鹃的父都感到很满意的安排。

然而,就在孩们对追求杜鹃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却传来了杜鹃和任飞已经分手的消息。有人亲眼看到他们两个人相遇时形同陌路。可是,他们究竟是因为什么事才导致分手的,却没有人知道。不久,就有居心叵测的家伙散布谣言,说任飞对杜鹃恐怕是感到厌倦了,因为众所周知,有钱的人对女人从来都是喜新厌旧的。这件突如其来的事,让那些真心喜欢杜鹃的孩同杜鹃,并且为重新获得追求的机会而感到不可名状的兴奋。

其实,当时有关杜鹃和任飞分手的种种猜测,都是错误的。几年以后,我在一位心亲戚的介绍下,开始和一个名洪灵的女孩谈恋。我们大概相了两个月时,有一天她突然提出领我去她家,说是她的父和几个亲戚想见一见我。我感到非常兴奋,因为我心里明白这说明她本人对我没有意见了。可是我怎么也没有料到,她那几个想见一见我的亲戚里居然会有杜鹃。

经过介绍,我知道了杜鹃是洪灵的表。趁长辈们都在闲聊的时候,我找了个机会,微笑着对杜鹃说:“其实,我先前一进门就认出你了。我们以前在一所大学读过书,你那时很有名,几乎没有人不知道你。”她听了以后,淡淡地一笑,轻声说道:“是吗?许多人见到我时都这样说,不过我敢保证我从不认识他们。”面对眼前这个衣着时髦,光彩夺目的女人,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感到和她无话可说。

但是,我的女友知道我认识她的表之后,却怀着令人吃惊的嫉妒问我:“你说我表漂不漂亮?”这是不言而喻的,可我也知道说真话的麻烦。果不其然,我刚回答完,她又冷笑着诘问:“你既然夸她漂亮,那么,你是否也曾追求过她?”我立刻矢否认,但我的表现显然不能令她感到满意,因为她接着又用揶揄的吻对我说:“你虽然没有光明正大地追求过我表,但你肯定暗恋过她对不对?”女友的无理取闹使我感到哭笑不得,后我不得不把当年有关杜鹃和任飞的种种流言告诉了她,甚至于我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我还故意说了一句很损的话:“我就是再没志,也不会去捡别人不要的破鞋!”

澳门游艇会206 ,“不准你这样说我表,”洪灵蓦地火冒三丈,声音尖厉地说,“你知道个,你下次再敢说八道,我非你两个耳光不可!”

“我没有说八道,”我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发那么大的火,小心翼翼地辩解道,“我告诉你的那些事,你可千万别以为是我信开河瞎编出来的,那也是别人告诉我的。”

“他们全都是在放,你听清楚了吗?”

女友愤怒的目光令我不寒而栗,我赶紧冲着她使劲地点了点,我可不愿意为了一件与己无关的事,把我们的恋关系毁掉。令我感到欣慰的是,等她绪一平静下来,她立刻向我道了歉。为了不使她感到难堪,我也主动向她表示都怪我说话肆无忌惮。不想,她却苦笑着对我说:“其实这事真不能怪你,因为你刚才说的那些话,我以前也听别人说过。”我担心会再次惹她感到不快,便一言不发。于是,她接着往下说:“其实,事真的不是像他们想的那样……”

许多年前,一个夏的傍晚,任飞和杜鹃手挽着手,有说有笑地在工学院后面的小树丛里漫步。突然,迎面走过来一个穿白衬衫的人,喝令他们站住,厉声说道:“我是缉毒察,现在怀疑你们有毒品,请接受搜查!”两人从未经历过这阵势,一时不知所措。那人板着面孔,大摇大摆地向他们走近,并且掏出一个小本子在两人面前晃了一下。他先用手在任飞摸一之后,手说:“没发现毒品,你可以走了。”

听到这话,任飞不松了,如果不是杜鹃及时住了他,他恐怕就要溜之大吉了。尽管杜鹃觉得事有点不对劲,但她也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只好任由这个自称是缉毒察的人搜了。后来,如果不是这个人得意忘形地说了一句话,露了一个流氓的丑恶脸,也许杜鹃和任飞的侣关系就不会改变。

“小奶子摸起来真舒服。”那个人脸挂着下流无耻的笑容,说着他还朝站在不远的任飞挤了挤眼睛。

一旦看清了事的真相,杜鹃立刻羞愤加地尖起来。在她大声喊道抓流氓的时候,那个流氓一把甩开她伸过去的手掌仓皇逃走。杜鹃看到任飞依然像先前一样,低着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她满腔怒火地跑过去,厉声责问:“你怎么不去追那个流氓?”任飞这才抬起望了她一眼,赶紧又把目光投向了别,小声说道:“我担心我们两个人根本制伏不了他,你难道没有注意到他的体很吗?”

这样的回答是让杜鹃始料不及的,她忍不住地骂道:“你真是一个窝囊废!”任飞对此似乎并不在意,他伸手挽住杜鹃的手,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我看这事还是算了,正他又没把我们怎么样。”顿了顿,他又说:“我们现在回去吧,今天发生的事,你要记住,对谁都不能说。”可是杜鹃却地甩开了他的手,用鄙夷的目光打量着他,然后两眼噙着泪也不回地跑开了。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游艇会206-澳门游艇会手机版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杜鹃的秘密_青春校园_好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