馋嘴的遗骨精_恐怖惊悚_好经济学网

2020-01-04 21:11栏目:诗歌
TAG:

朱家村有一个人,叫朱四,生得十分丑陋。他的丑陋,比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还要丑十分。有一次,有一个外乡人来朱家村探亲,走到的村口的时候,刚好遇到朱四正弯着腰,在地里干活。那个外乡人对路径不太熟,就上前向朱四打听。朱四听到声音,回过身,看着那个外乡人。外乡人看见朱四的模样,当场被吓得双目圆鼓,大喊一声:“有鬼呀!”就一命呜呼了。可见,朱四的模样已经丑陋到能吓死人的程度。

朱四长大成人以后,做了一个走向串户的货郎。他常常跑到城里,批购一些便宜的小百货,运到农村去卖,赚取一些钱财,以维持生活。

有一年的夏天,朱四推着一车小百货,到一些偏远的村庄去卖。回来的路上,下起了瓢泼大雨。慌忙中,朱四跑到一大户人家的门前,想进去避避雨。但是,那守门的下人见朱四相貌丑陋,来历不明,也不敢轻易放进去,就把他挡在了门外。朱四只好站在大户人家的门前躲雨,打算等雨停了,就推着车回家。

雨一直下,根本就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朱四十分的着急,可也没有办法。雨一直下到天黑,也没有停下来。天黑了,就算雨停了,朱四也不敢回家,因为路上不是很太平,常常有人被抢劫。大户人家的下人也不让朱四进去借宿,却也没有赶他走开。朱四只好把车上的货物摊平,直接在车上睡觉过夜。

由于是盛夏,天气也不是太热。不一会儿,朱四就呼呼睡去,进入梦乡:梦里,朱四看见一个比水牛还大的野猪,愤怒的挡着他的道路,他也不害怕,抄起一根长长的棍棒,挥舞着想把野猪赶走,没想到那野猪突然像一股山洪一般,獠牙锯齿,排山倒海般冲向朱四。朱四吓得大汗直流,一骨碌爬起来。

朱四摸了摸额头上的汗水,自言自语:“好凶险的梦!”说着,跳下车,就去撒尿。撒尿回来,睡意全无,朱四干脆坐在大户人家的门槛下休息。

一阵阴风吹来,朱四打了个寒战,把衣服裹得更紧一些。阴风过后,只见一团黑烟滚滚而来。朱四本想躲起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只见那团黑烟飘到大户人家的门前,忽然就立住了。一瞬间,那团黑烟变化成了一个女子的模样。

朱四心想:这女子踏着黑烟而来,一定是妖怪,我该如何是好?想要逃跑,一定跑不了;想顶住呢,自己又怎么会是这妖怪的对手?

就在朱四不知所措的时候,那女子也看见了朱四。让朱四措手不及的是,那女子一瞧见朱四,立刻就惊慌失色,双膝跪地,道:“不知仙家钟馗爷爷在此,请放了我这个小妖吧!”

钟馗,这小妖精竟然把相貌丑陋的朱四当成了天神——钟馗!唉,可见朱四的相貌是何等的丑陋,连妖怪见了也害怕!

澳门游艇会206,朱四也算激灵,马上装腔作势,道:“我乃捉鬼降妖的钟馗,你来此干什么?是什么妖精?”

那小女子说道:“钟馗爷爷,我生前乃是这大户人家的一个小丫鬟,有一天,失足掉进院后的一口井里,被井底的一条石缝卡住,淹死在井里了。主人派仆人丫鬟找了许久,也没找到我,后,只得放弃。几年后,那口井废弃没用了,我的身体也腐烂得只剩下一具白骨。我躲在井里,吸天地之精华,日月之灵气,修炼成了一个白骨小妖精,能腾云驾雾,四处游玩!”

朱四鼓着眼睛,问道:“你这个白骨精,可曾害过人?”

白骨精慌忙回道:“钟馗爷爷,我虽然是一只白骨精,但从没害过人,就连一只蚂蚁也没杀过!”

朱四问道:“那你为何怕我?”

白骨精说道:“只因为我贪恋隔壁酒家的女儿红,常常深夜跑去偷喝,做贼心虚,所以,见了钟馗天师爷爷,当然就害怕了!”

朱四壮着胆子,大声喝道:“念在你善良的份上,今夜,我的放了你,你走吧!”

白骨精慌忙驾着黑烟,翻过大户人家的高墙,不见了。

呵呵,有的时候,丑陋似乎也是一种无法比拟的优势!

第二天清早,朱四把晚上的奇遇告诉给了大户人家的守门人。守门人在大户人家干了几十年,关于许多年前,有一个小丫鬟失踪的事情也知道得很清楚。守门人觉得很奇怪,就跑去告诉老爷。那老爷把朱四请到府上,好生招待了一番。

吃过早饭,大户人家的老爷吩咐一些年轻的下人,把院子后面的水井里的水全部舀干。一个胆大的年轻下到井里,四处一看,只见一具白森森的尸骨正安静的躺在一条缝隙里。那个年轻人把井底的白骨收好,抱上来。

一群人见状,无不感叹惊奇。老爷问朱四:“朱先生,你看这具白骨怎么办?”

朱四想了想,说道:“要是把它埋了,又怕惹怒了白骨精,毕竟它已修炼成精。干脆这样吧,把这具白骨抬到后山,寻一个隐秘的山洞,稳稳妥妥放好就行了!我相信那白骨精虽然馋嘴,但是心地善良,不会害人的!”

主人点头同意朱四的想法,于是,就吩咐下人照着去做。

丫鬟仆人们用一个精致的木匣子,把那具尸骨装进去,抬到后山的一个溶洞里放好。

仆人们回来后,跑到隔壁酒家去问:“你们家的女儿红是不是常常被偷?”

那酒家觉得奇怪,道:“你们是怎知道的?我家的女儿红被偷,可从来没向外人透露过。”

那群仆人哈哈笑道:“实话告诉你,你家的女儿红是被一只白骨精偷走的!”

酒家很奇怪,道:“白骨精?你们就吹牛吧!”

仆人们又笑呵呵说道:“偷你们家的女儿红的白骨精,就是很多年前,我家失踪的那个小丫鬟,修炼成的!只因那白骨精贪恋你家的女儿红,所以,常常深夜前来偷喝!”

酒家觉得很玄乎,但自家的女儿红又确实被偷了许多,于是说道:“你们就不要卖关子了,赶快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讲给我听听!”

仆人们笑着,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向酒家讲述了一遍。原本,酒家还是不太相信。可是,自从那天起,过了半年,也不见自家的女儿红少了半滴,所以,就不得不相信了。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游艇会206-澳门游艇会手机版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馋嘴的遗骨精_恐怖惊悚_好经济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