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的卫生间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

2020-01-04 21:11栏目:诗歌
TAG:

在上楼的路上,我心里不禁充满感概,这段世间就像生活在梦幻里一般,恐怖的女鬼、善良的保家仙、胸前长着人脸的邪教成员,还有未知的鹰人,而这些都不是我应该触碰的,我只是一个需要住处的租客,今天必须跟他们做一个了断,烧掉黄符离开这里,从新开始新的生活。

秋天的空气有些冰凉,站在屋外的门口,轻轻的吸入一口凉气,心变的冷静下来。坚定的看着手中的黄符,伸手推开眼前的房门,“吱呀”一声,门开了,里面空空如也,隔壁的大妈不知何时离开,连恐怖的女鬼也消失无影。

径直走向卫生间,拿起打火机点燃黄符,火苗在黄纸上不断的盘升而上,渐渐的将手里的黄符化成灰烬,洒在女鬼的香坛里。“呼”的一声,从香坛里窜出一道黑影,正是女鬼!

她抱着头痛苦的挣扎着,一张扭曲的鬼脸,滴落层层的黑液,落在地上像硫酸般,“刺啦、刺啦”的腐蚀着,不一会,地面像被火烧过一样,漆黑一片。看着女鬼如此的痛苦,我心里感到一丝的不忍,她也只是被利用的工具而已,她何尝不想得到解脱呢。

突然,在女鬼快要消失的瞬间,楼下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是房东的声音,我心急如焚的准备下楼,谁知女鬼让我留下来陪她走完后一程,似乎对于自己今晚的死亡,心里已经有着准备,并告诉我:“她死亡的同时,房东也会死去,即使烧了黄符也只是切断了与黑衣人的契约,这是黑衣大汉的阴谋。”

听着女鬼说完,我不知该如何回应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凄惨的叫着,女鬼身上蔓延着一片漆黑的火焰,渐渐的化成了一片灰烬。

女鬼死了,而我在这一刻终于得到一丝放松,似乎回到刚进出租屋的时候,心情畅快的看着周围新奇的一切,所有的东西都是那么的美好,只是房东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还是被女鬼反噬而死,养鬼终究害人害己啊!

收拾好自己的行李,拖着来时带来的草绿色行李箱,走到邻居大妈的门前,准备打声招呼离开,毕竟,无论大妈如何占我的便宜,她都救了我很多次的性命。

“咚、咚”一直敲着木门,等了约五分钟,仍然没有听见屋内的动静,大妈难道不在家吗?算了,等以后有机会再来看望大妈吧,只要不把我拖进房间,我还是很乐意跟大妈做邻居的。

来到楼下,看到房东正躺在地上,嘴角流着鲜血,双目布满血丝的看着前方,似乎在死前看到了非常恐惧的东西。

正拿起电话,准备拨打110,好让房东有一个停尸的地方,突然,小区的花坛边,有两个黑漆漆的影子,仿若透明状慢慢的向我靠近,“呼”的深吸一口凉气,心情紧张的攥紧了拳头,难道我又被其它的鬼魂盯上了?

“小子,你能看得见我们?”尖细的声音从一道黑影里传来,声音里充满了疑问。

“看不见,我什么也看不见。”我草,装成瞎子般闭上眼睛,颤抖的拖着行李箱朝小区的大门口移去。

“等等…”一只冰凉的手,搭在我的左肩上,寒冷刺骨,我瑟瑟发抖的抹过头,不安的看了过去。

两只牛眼,头上两对犄角,健壮的人身,手上还握着一把钢叉!像极了传说中的牛头马面!

“大哥,我真的什么也看不见,我是瞎子!”我摸摸索索的朝前探寻着,装作如无其事的朝前走着,希望能离他们远一些,草!真是一波刚平一波又起。

“啪”的一巴掌扇在我脸上,一个马头的怪物,瞪着双眼怒视着我,:“阴差你也敢骗?”

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出现在耳边,居然是房东的声音,:“阴差大哥,他是我的租客,求求你们不要为难他。”牛头马面听了,脸色缓和了不少,我疑惑的朝着声音瞧去,房东正被牛头阴差握在手里,似乎是来捉房东魂魄的。

听到房东求情,心里放下心来,低着头不敢直视两位阴差大人,:“嗯,不会为难他的,只是好奇他为什么能够看见我们。”牛头在旁边嘟囔着嘴,嗡嗡的哼着,马面在旁边插嘴道:“没有多少时间了,我们得赶快赶回地府交差,走吧。”

“小伙子,你要好好的保重,谢谢你烧掉了黄符,我终于解脱了。”房东惨白的脸上出现一丝笑容,微笑的对着我打着招呼,似乎死亡对于他来说,并不可怕,反倒是一种解脱。

待他们刚要走远,路旁的草丛里闪过一道黑影,:“什么妖怪?”牛头猛然大喝一声,嗅着鼻子,将手中的钢叉朝着草丛里投掷过去。

“啊”的一声闷哼,在草丛里低沉着,马面直接把草丛里的黑影提了出来,是黑衣大汉!原来他并没有逃远,而是在暗处一直观察着动静。房东的鬼影看到黑衣大汉后,心里充满怨恨,要不是他,自己怎么会落得这步田地,随即将邪教的事情全部告诉阴差,希望他们能够消除这个违背阴阳的组织。

牛头马面看到黑衣大汉胸口的人脸,心里也是一惊,沉声问道:“你这人脸,是怎么来的?”刚问完,黑衣大汉死死的咬破舌头,准备自杀。

“呵呵,你这似人似鬼的东西,还敢在我等面前耍小把戏。”马面捏着黑衣大汉的嘴,伸出令一只手,猛然的从黑衣大汉的嘴里拉出一条长长的舌头,待到黑衣大汉痛苦的死去后,牛头直接捉住黑衣大汉的魂魄“嘻、嘻”的笑着,:“没想到世间还有这样的怪物,回去禀告阎王。”

看到阴差整个捉魂的过程,心惊肉跳的瞥过脸去不敢再看,场面非常的暴力、血腥,猩红的舌头被活生生的从喉咙里拉了出来,却没有喷出一点的血迹,熟练的手法彰显着阴差深厚拔舌的功底,心里再一看后,头皮十分发麻,赶紧把自己的舌头朝着嘴里缩了缩。

阴差带着房东跟黑衣大汉的魂魄走后,我决定离开这里,去别的城市打工,在走之前,我要先去拜祭保家仙狐妖,如果不是她,也许我走不到今晚。

在附近的超市购买了香火、元宝,跟网吧老板交涉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跪拜着保家仙,虔诚了点燃香火,插在供养的牌位前的香炉里,深深的鞠了三躬,以后有空,我还会回来拜祭你的。

做完这一切后,已经接近天明,我赶紧来到火车站,购买了一张通往H市的火车票,那里将是人生新的开始。

“喂,是房东吗?你那里有房出租吗?”

“有的,你等楼下等我,我马上就到。”

打开门后,在卫生间的门把手上,赫然的挂着一张标签,“厕所已坏,禁止使用!”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游艇会206-澳门游艇会手机版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诡异的卫生间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