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因哭闹被日本兵活活踩死_军事历史_好文学网

2020-01-04 21:12栏目:诗歌
TAG:

12月1日,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杨翠英及其亲属在仪式上祭拜遭侵华日军杀害的亲人。 新华社记者孙参摄

“亲爱的爷爷、父亲、弟弟、堂哥:我来看你们了,你们离开我77年了,我对你们的思念从未停止……”89岁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杨翠英2日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哭墙”前,念出了这篇祭文。

她一边哭着,一边将哭墙上父亲杨学文、舅舅杨贤营的名字一遍遍地指给人看,嘴里还喊着“杨小宝在哪里?那是我可怜的弟弟啊,就因为哭闹被日本兵用脚活活踩死……”

问杨翠英,你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她会回答:“我遭了多大的罪啊!我过得苦啊!”她的女儿说,老人一辈子都没能走出亲人遇害的阴影,只要回忆触及那段过往,她一下子就会大哭起来。

跟每一个经历过南京大屠杀的人一样,幸存者杨翠英的故事极为惨烈。1937年,正在读小学四年级的12岁的杨翠英,跟随父母在日军占领南京前,躲进了大方巷难民收容所。

日军侵占南京时,留在南京的外侨代表以原金陵大学等处为中心,在城内设立了“国际安全区”,占地约3.86平方公里,内设25个难民收容所,收容难民约25万人。杨翠英和家人所在的收容所,就在“国际安全区”内。

“都说国际安全区里很安全,但日军还是会来蓄意滋事。”杨翠英回忆说。她忘不了12月14日中午,日本兵冲进了她家藏身的难民棚,将父亲和舅舅当做中国俘虏兵强行抓走,理由仅是他们的手上和肩部有老茧。作为种地的农民,因扛扁担和拿镰刀而长出的老茧,成为唯一的“罪证”。

在安全区失去了至亲,12岁的杨翠英剃光了头发,脸上抹上了锅灰,艰难地存活下来。

“爱哭”的杨翠英有要强的一面。与很多幸存者不同的是,杨翠英识字。虽然出生在农民家庭,但父亲从小就送三个子女上学。如果不是“跑反”,杨翠英和两个弟弟应该至少念到小学毕业。

虽然生活艰难,但杨翠英把子女的教育看得十分重。67岁的大女儿杨怀清说,家里的孩子都听妈妈话,都念到了大学,甚至是硕士毕业。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游艇会206-澳门游艇会手机版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弟弟因哭闹被日本兵活活踩死_军事历史_好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