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中新娘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

2020-01-04 21:12栏目:诗歌
TAG:

魏朗刚从咖啡厅里逃出来,那真是太惊悚了,老妈真是想自己恋爱想疯了,竟然给自己介绍一个那种强迫症的女人,想办法开脱的魏朗烦闷的走在大街上。

魏朗年轻有为,脸也是十分俊朗,只是年纪过早暂且不想谈恋爱,每次老妈的逼迫让苦不堪言。

魏朗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乱逛,暂时还不想回家,走着走着,就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小画店。

想着也无聊,于是就走进了店里看看。

可惜店中的画比较一般,虽然老板热情的介绍,但那些平庸的画真是不吸引他的兴趣。

正当魏朗要走时,他被挂在角落头的一副画吸引住了。

入目的一片红色,一位穿着大红喜袍的新娘双手交叉的坐在一个古式靠椅上。

魏朗略带好奇的走上前,整副画虽勾勒出新娘坐在椅子上端庄之势,却一点也不显得累赘紧凑,倒是落落大方。

新娘头戴凤冠霞帔,外面用一层红盖头遮住了脸。她的喜裙稍稍沾地,双手平摊交叉放在膝盖住,腰间腰带缠绕好似轻飞,胸前凤凰图案栩栩如生,裙摆流苏垂练好似银锭作响,一双红色秀鞋显眼看出她的脚小,而且鞋子上也纹了精美的图案。

造画者真是细思慎密,一点图案都勾勒的清晰无暇,画技高超,整副画就像是近距离拍摄得来的一般。

魏朗在心里啧啧赞叹造画者画技高超的同时,也盯着画良久,他看这画中新娘,虽红布遮盖了她的脸,但魏朗若隐若现的看到了她的五官,挺拔的高鼻,上了妆的樱桃小嘴,娇小的脸…恍然,又很是模糊…

越看,越是神秘感十分的强烈,魏朗出奇的想知道红布内那张完整的脸…

魏朗断然的就把画买走了,老板看到他抱着那副画,先是楞了楞,随后更加的奉乘谄媚,魏朗不愿理他,付了钱就快步走人。

只是魏朗总觉得,抱着这副画,一种说不出的迷异感觉萦绕在身边,越来越强烈…

回到家,魏朗毫不犹豫的就把画挂在自己床头。

夜幕渐渐降临,困倦马上袭来。

在田野间,喜乐萦绕,吹奏的喇叭声刺耳的响在耳边。

魏朗突然就被骑在马上,穿的整洁严谨的红色新郎服装,腰间和发间各佩长袍系着,莽炮轻佛,一双黑色长靴显眼在目。

几个喽啰样的人物跟随在魏朗的马边,一身白黑装扮,朴素简单,脸上好似化的妆容,深深的黑眼圈,刷白的皮肤,他们边唱边跳,就跟小丑一样滑稽,整齐的左右排队,前面的在吹喇叭,后面的配合洒白纸,声乐配合白纸的漫天飘舞,旧念的同时又有点诡异。

气氛实在怪异,魏朗想离开,可就好像是被固定在马上了不可动弹,只能这样被牵着走。

路过的路越来越偏,周围茂密的树丛覆盖着透不进光,很是阴凉。

不远处,又有一帮同样装扮的人抬着一台红轿子缓缓进入了视线。

那轿子的红布拉着,马上坐着一身红衣,好像是个新娘。

两边队伍就像是在互相靠近,魏朗总算能看清坐上的人,她还是红布遮盖着自己的脸,跟画中新娘一模一样。

眼见两边队伍慢慢靠近到要撞在一起时,魏朗开始慌了,但那新娘好像无知觉般,两边就这么撞在一块…

魏朗急惧的从梦中醒了过来,那场景太紧张恐惧了。

他匆忙的去看那副画,还是那么平静。

可能是近压力太大才让自己做这种梦吧,魏朗安慰着自己。

过后,也倒是平静了三四天,只是画质越发的清晰,新娘的喜裙在好画中景越发的红艳。

今夜如眠,魏朗很快就睡了。

“咣当…”一声,就好像有人关上了门,魏朗又被送进了一个新地方。

古宅内人声鼎沸,众人穿的正式干练。

魏朗还是那身俊俏的新郎打扮,周围人看到他就像是认识一般,纷纷喝到恭喜,看这形式,像是要结婚。

随着一声喝到,一人扶着一身红艳的新娘走了进来。

新娘在搀扶下端庄稳重的迈着步伐,只是那红布始终盖着她神秘的容颜。

接着又是一声喊,拜堂仪式开始。

魏朗心里虽然很不愿拜堂,但他的行为动作却跟受控制住般,跟着进行并完成仪式。

随着一系列行为结束后,在洞房内。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游艇会206-澳门游艇会手机版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画中新娘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