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遇(小小说)

2020-01-21 21:24栏目:诗歌
TAG:

机遇从来只青睐有准备之人。陈丰却说,去他奶奶的头,对我来说机遇就是一卷擦屁股的手纸……
  
  班子调整,分局刑警大队空降来一名大队长,这让之前为这一职位暗中较劲的本局几个实力民警大跌眼镜。
  据说这空降兵很有来头,与市里的某些领导都挂上了钩。
  虽是外行,但新官上任三把火还是要烧的。别看他年龄不大,可架子不小,不苟言笑,爱训人。没办法,谁让人家腰杆硬呢。
  公安大毕业的陈丰,在刑警队一干就是20多年,无论能力、水平、工作经验,还是为人处事、论资排辈都应是大队长的最佳人选,但这年头世事难料。顺口溜言:“年龄是个宝、文凭不可少,关系要靠跑,能力算个鸟。”陈丰缺的就是这关键环节——跑。
  桥归桥,路归路,陈丰虽然没有选拔上大队长,但工作仍没有丝毫放松,带着一帮弟兄们摸爬滚打在第一线。只是他很少回队,是不想见到那张似欠了200吊钱的脸。
  你别说,一帮弟兄们通过一起斗殴案件的蛛丝马迹,然后顺藤摸瓜、层层剥茧居然挖出一个全省特大盗掘古墓葬案,收缴了大量的国家一级、二级文物,先后打击处理了30余名犯罪嫌疑人。媒体记者蜂拥而至,在他们的推波助澜下,很快此案便惊动了市里、省里。于是你方唱罢我方登场,领导纷纷登门以示重视。
  厅长来的那天,陈丰正在家中睡觉。自从办理这起盗掘古墓葬案件以来,陈丰很少睡过一个安稳觉。迷迷糊糊中,陈丰听妻子喊电话。抄过手机,“喂,哪位?”“陈丰快过来,厅长来了,要听取专案组汇报。”
  汇报,汇报,又是汇报。陈丰明白,自己只不过是个托,哪次领导来了,汇报轮到了自己?何况来的又是厅长,就是汇报也要分局长一级。但陈丰还是起床向局里赶去。
  到分局会议室时,厅长已经到了,是在省、市等一大批领导的陪同下来的。陈丰进屋时,会议室内已黑压压一片。陈丰只得在厅长背后最边的、最不起眼的一个地方找了个座位,以便不引起领导的注意。但陈丰还是感觉到了市局长、分局长和大队长那剜人的眼睛。
  汇报当然由分局长进行,连大队长也成了陪衬。陈丰想想也觉得有意思。汇报繁杂冗长,无非是歌功颂德,陈丰觉得没意思,思想便开了小差。就在这时厅长回头看了看身后坐着的民警。开始大家都没在意。后来又看了看。当厅长第三次回身时,目光便落在了陈丰的身上。陈丰浑身一激灵,人也从半梦半迷中清醒。厅长示意陈丰过去,陈丰便很忐忑、很谦逊地走上前。一阵耳语,陈丰点着头便出去了。不一会,陈丰手里多了个黑塑料袋返回。在将袋子交给厅长之后,厅长给了陈丰一个满意的微笑。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这一幕,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始料不及。尤其是市局长、分局长、大队长,心里像倒了醋瓶。会后,他们看陈丰的眼神也高深莫测起来。
  很快,大队长便找陈丰谈话了。那欠钱的面孔居然堆笑出层层的波澜,让陈丰见了浑身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在一阵老弟照顾不周、请多多包涵等擦边球之后,队长终于露出真面目,“你和厅长挺熟的么,有亲戚?”陈丰感觉,队长很可能是带着市局长、分局长的重托来摸底的。
  “嗯……,啊……,不好说。”
  越是态度暧昧,越证明其中必有奥妙。大队长虽然没从陈丰口中得到有价值的东西,但却坚信这一点。
  半年之后,当陈丰早把这件事忘到爪哇国时,突然接到分局通知,让其到分局宣传科报道,职务为宣传科长。又过了半年,市局又以重用科班人材为由,将陈丰调到市局宣传处,职务是处长。
  几乎是一夜成名的陈丰,走上领导岗位后应酬便多了。尤其是一些不明就里的人,在听说了这个故事后排着队请陈丰吃饭。终于一次同学聚会上,陈丰喝多了。同学调侃,“陈丰,你小子我们打小就一块长大,没听说你家有什么当官亲戚,怎么厅长一来就相中你,还向你要东西?”
  “你、你、你知道什么,我说了你可不许笑。那、那天厅长来,正好闹肚子,上楼时忘了带手纸,又,又不好让司机送,就让我、我去给他拿。我拿着手纸回会议室时,觉、觉着不好看,就用一个黑,黑……”还没说完,陈丰便倒在桌上呼呼大睡。
  
  2011年2月10日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游艇会206-澳门游艇会手机版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机遇(小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