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庄人物

2020-01-21 21:24栏目:诗歌
TAG:


  迎海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被乡亲们评为年度人物,并且名列榜首。
  那晚,和往常一样,他刚冲了一杯茶,走进房间,拧开灯,铺开稿纸,正准备创作,手机响了:“迎海,怎么还不来开会?主任要恼火了。”岩生在电话那头急急的说。“哦,知道了。”他这才想起白天主任曾给他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今晚的会议必须参加,怎么就忘了。
  从家里到村委会将近10分钟的路程,一路月光,被年气环绕的乡村,连月亮也比往常美了很多。他的心怦怦直跳,到底什么会?他必须参加,又为何主任要恼火?自己在村里可是无名小卒,也没任什么职务,有他没他不都一样吗?
  路上,他差点与韩双老汉撞了个满怀,他连说:“对不起”,韩双老汉笑着敲了敲他的头说:“该醒醒了,你已经成了这里的第二朵怪鸡纵。”
  神经病!他低声骂道,咱怎么又成怪鸡纵了,他想问明白,而老汉的背影已消失在月光的那头。
  这怪老头,不仅行为怪怪的,而且说话也怪怪的。听父辈们说,韩双老汉要是早生几十年,定是个秀才。韩双的父亲是个地主,是个人见人怕的“笑面虎”,村里有一户人家因旱灾欠收交不起租子,他硬是逼得人家在大年三十上了吊。韩双的两个哥哥也生性凶残,无恶不作,后来参加了国民党兵,一去不回,听说被解放军在某地枪决了。
  那时,小老婆生的韩双对两个哥哥的印象很模糊,他没遗传上父亲的一点品行,性格更不像两个哥哥,他聪明好学,爱读书,爱爬山打猎,爱和村里的人交朋友,以至于父亲认为他不务正业,最终把他们娘俩逐出了家门,另娶新欢。
  新中国成立后,人民当家作主,地主的末日也就到了,批斗地主一直持续了好几个月,韩双也被批斗了几回,但他在村里没做过坏事,也就斗不出个所以然来,因为出身问题,他吃了不少苦,错过了许多机会。改革开放后,他带领妻子在一亩三分地上辛苦劳作,硬是把自己唯一的儿子培养成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成了公家的人。因为他的一手好字,认真负责,村里只要有红白之事总少不了他的身影。
  1996年,韩双老汉在半山坡盖了简易的木房,买了十来只羊,养了几箱蜜蜂,开始了他的养羊生涯。到2000年,他的羊发展到了60多只,2002年,在上级部门和村主任的大力帮助下,他引进优良品种,扩大规模,到现在,羊群已发展400多只,走上了富裕的道路。
  大山的寒意说来就来,月朗星稀,寒意拂面,迎海脸上瞬间就有了冰冰的感觉。怪鸡纵!“嘿嘿”这个羊老馆还真幽默。但想到刚才岩生的话,主任要是真恼了,说不定够他喝一壶的,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村委会里人头攒动,人声噪杂,院场中心立着一根大竹竿,竿上悬挂着一只大白织灯泡,发着刺眼的光,北面挂着一个大大的条幅,上书“箐口村第二届年度人物表彰大会”,条幅下是一排整齐的桌子,上面坐着牛主任、黄校长、罗副主任、过去的老主任张大伯、还有村里德高望重的夏老医生、周老伯、李二爷、上届年度人物排名第一的种茶能手熊会春,文书岩生跑出跑进,忙得满头大汗。
  大会开始了,全场近200多人顿时静了下来,会议由罗副主任主持,牛主任作重要讲话,最后由黄校长,张大伯、夏老医生、周老伯、李二爷、熊会春为获得年度人物的六位同志颁奖,台下响起了阵阵掌声……
  迎海到现在才明白了怎么回事,但这个天上掉下的馅饼砸得他有点晕乎,以至于牛主任叫他作获奖代表发言,他涨红着脸说:“我一定会好好学习,不辜负牛主任对我的企望。”,惹得全场放声大笑。
  那一夜,迎海失眠了,他怎么也想不出获奖的理由,而且名列榜首。牛主任讲得好,获奖的同志为全村的发展做出了积极的贡献,自身也取得了优异的成绩。
  天啊!自己为村里做了什么?没有。
  自己尽管生活一年比一年好,但和其他获奖同志相比,自己简直就是穷光蛋一个。
  ……
  无法入睡,索性就到外面走走吧,沿着那条水泥硬板路走着,想着,月光有些暗淡,寒意更浓了,这样想着心事,要在过去不知跌了几回,现在,他完全不用去照顾自己的双脚。这条水泥硬板路是去年牛主任去上面跑项目要资金修建的。
  水泥硬板路的尽头,再走一段土路拐两个弯,是一个叫大岩脚的地方,这里很宁静,有一点阴气森森的感觉。20年前,一对青年男女谈情说爱,谈婚论嫁却遭到双方父母的极力反对,最后在这里双双服药自杀,用这种古老的方式悍卫了他们的爱情。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迎海不免的伤感了一阵,想到爱情,心中却顿时漾起一股暖流。
  翠,我想你了!
  他永远也忘不了,也是这样的月光,有点暗淡,也是这样的寒意,翠依偎在他怀里,他读了为翠写的情诗,翠哭了,泪流到迎海心里是一种苦涩的甜蜜。“海,我们结婚吧”,“翠,再等等我,我一定找到工作”,“海,算了,陪我到那边教书吧”!“相信我,翠,因为我爱你”,“我也爱你”……
  两个人体内的火熊熊燃烧起来,迎海用温润的唇盖住了翠矫小的嘴……
  想到翠,迎海就心疼起来,一个女孩子在那种偏僻的山里教书怪可怜的,要是自己上岗试也考过了,就会同她去教书。
  可是,到现在书没教成,却莫名的获了奖,要是翠在,就会帮自己想出个所以然来。
  
  二
  最近,牛永的胃病又犯了,一天比一天厉害,有时,疼得他捂住肚子,在床上滚来滚去,大汗淋淋。妻子春花心疼的落下了泪,又忍不住埋怨:“叫你别当那个破主任,你不听,疼死你。”埋怨归埋怨,最终她还是迈开小腿,两步并作一步跑着把夏老医生找来。
  夏老医生,原名夏月春,是南河镇医院有名的医生,他不仅医术高,而且心地好,退休后,他回到了箐口村,乡亲们知道他的大名,有病没病总爱往他的屋里钻,向他请教,与他闲聊,只要有病,不管什么时候,他是有求必应。他爱在村里转悠,帮助指导村里的两个小村医。有时,他会提着一壶保存多年的好酒到半山坡韩双老汉那里坐坐,韩双老汉也把最好的蜂蜜拿了出来,他们对月饮酒,放声高歌,友谊就像那陈年的好酒,甜甜的蜂蜜,越久越醇。
  有一次,韩双老汉喝得有点高,双眼有些湿润,他握着夏老医生的手,哽咽着说:“老夏,我们命大,赶上这大好时候,我知足了,民选要官,牛永这朵怪鸡纵我们算是选对了,可是,迎海这朵怪鸡纵要到什么时候才破土呢?我们要支持、帮助他们……”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从那以后,夏老医生特别留意起迎海来,总爱有事没事的叫上迎海到山上挖药,到乡亲们家看病,他发现迎海这孩子特别聪明,对医药有很大的潜力,也会尊重长辈,在村里人缘很好,夏老医生总爱有意无意的教给迎海药方,让迎海独自去乡亲家问诊。短短的两年,迎海从夏老医生那里学到了不少的医术,也瞧好了好多病,在村里渐渐树立了自己的威信。
  “夏老,我的病……”牛永用一只手撑起了自己的身体。
  “没事,只要……”望着面前这个日渐消瘦、熟悉的面孔,夏老欲言又止,他知道,眼前这人已经不再属于他自己,他属于全村,肩负着全村的希望,只有他,才能在国家的大好形式下带领大伙走向富裕的道路,共建美好的家园。
  “我知道,夏老,以后我会尽量少喝。”牛永已不知多少次听夏老说过自己不能再喝酒。
  吃过午饭,太阳热辣辣的照着,胃不在疼了,牛永在村里转了一圈后,这才想起应该到小麦示范样板地看看了,小麦已种下了一个多月,不知怎样了,现在的庄稼很难饲候,病虫害特别多,就像他的老胃病,说不定什么时候又犯了。
  沿着弯弯曲曲的小路,牛永走进那片泛着绿光千亩小麦示范样板地。
  小麦长得很好,秆粗叶壮,生机盎然。“泼妇”张二嫂正在自家的地里给小麦喷洒农药。这张二嫂啊!事没少惹,但做起事来又比别人积极,上心,牛永不由的笑了。
  还是在年初,牛永听说镇农业站要调进一种优良小麦种子,就早早的与雷站长联系,但雷站长说,这种小麦是近年来研制成功推广的优良品种,箐口村不在规划区,再说数量有限,还得主管农业的李副镇长说了算。牛永又到李副镇长的办公室,好说歹说,而且表了态,这才为箐口村争取到了这个带有补助金的项目。
  现在,可以向李副镇长汇报小麦的长势情况了,“牛永啊!不能大意,要时刻对小麦进行观察,跟踪管理……”电话那头的李副镇长有些高兴,但还是向牛永提出了很多要求。
澳门游艇会206,  回到村里,文书岩生给他冲了一杯茶,关切的问:“主任,好点了吗?”,他点了点头。
  “主任,镇里来电话,要你准备一篇先进材料,明天会上作交流发言。”岩生边忙边说。
  岩生的话让他百感交集,党和政府没有忘记他,给了他充分肯定,想过去,看今朝,他的眼前闪现着一个又一个片断。
  片断一
  17岁那年,他读初三,临近中考,父亲却在一次意外中被山石砸伤了双脚,给本就贫困的家雪上加霜,为了给他兄妹三人读书,家里已欠了好多的债。一晚,父母把他叫到屋里,父亲苍老了许多,第一次在儿子面前那么小声:“永,爹对不起你,怪只怪爹没本事。”,“爹,别说了,我知道。”他再也也忍不住涌出的泪水,他不愿看到的一天还是来了,他的大学梦将永远无法实现了。他不怪父母,这个贫困偏僻的大山,父母把他供到初中已经难得了,父亲的腰弯了,母亲秀美的长发也掺进了根根银丝。他放弃了中考回到家,留给老师的只是一个优秀学生因贫困而辍学的无奈和惋惜。一年后,他踏上了进城打工辛酸的道路。
  片断二
  2000年,民选村官在箐口村实行。箐口村三面临山,一面临河,深处大山腹地,交通落后,信息闭塞,意识淡泊,是个拥有1500多人口的贫困冷凉小村,干群关系紧张。所以,村换届选举困难重重,村官就像一个烫手的洋芋,抛给谁谁都不愿意。好在工作队婆口苦心,走村入户宣传,最终,以韩双老汉为首的老一辈联名推荐投票,把这个烫手的洋芋抛给了远在广东打工的他。当选那天,站在几百个乡亲们面前,他只说了一名话:“乡亲们相信我,我也相信乡亲们,我们一起努力吧!”
  片断三
  移交手续那天,老主任交给他一张清单和一堆单据,还有200块6角钱,老主任语重心长的对他说:“牛永,现在政策越来越好,你赶上了时候,我没给你留下债务,这点钱是我任村干部十几年的成绩,你比我强,相信群众,相信自己,好好干,相信你会做的更好。”
  片断四
  2004年全县的农业工作会议在南河镇召开,作为山区的典型,箐口村被选定为各级导、与会代表参观的现场。那天,大大小小的车一行十几辆驶向箐口村,他领着各级领导、代表们参观了千亩高优生态茶园,千亩泡核桃基地、千亩药材试验基地、走访了养殖大户,专业户、观看了村小学新建三层高的教学楼、村卫生室。他跟在领导的身边,不断的回答问题,记者手中的闪光灯不断的闪着,那一刻,他的心中充满了一种成就感,幸福感。临走时刘副县长紧紧握着牛永的手说:“牛永同志,谢谢你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成绩……”
  片断五
  去年,百年一遇的茶价让茶农尝到了甜头,据不完全统计,仅此一项,就为箐口村创收80多万元,种茶能手熊会春一年的茶叶收入就达8.6万元,他感激牛主任,感激真心实意为民办事的村官们,特地做了一面锦旗,送给箐口村委会。
  片断六
  每年他都拿出一定的钱奖励考上大学的学生,今年,又有四名学生考上大学,他给他们召开庆祝会,并拿出8000元钱重奖了他们,四名学子满含热泪深深向他鞠了一躬。
  ……
  一个又一个片断、画面不断闪现着,牛永的眼眶有些湿润了,山村日益发展,乡亲们的生活也越过越红火,箐口村的人均纯收入也从1998年的400多元到现在的2000多元,他这个村主任也一干就是九年。
  他感激乡亲们相信他,支持他,感激国家各种惠农政策的出台,各级各部门领导的关心,支持,让他的人生价值得到体现。
  
  三
  这几天,迎海不大想说话,心情郁郁的。
  永水的婚礼办得出奇的的热闹,所有参加婚礼的人似乎都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看看永水从城里领回的媳妇,永水的媳妇很漂亮,落落大方,知书达礼,她在给老一辈人发喜糖时还不忘向他们嘘寒问暖。
  永水真有福,大学毕业后不但在城里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而且还娶了这么漂亮的城里姑娘。
  这两天,韩双老汉一直沉浸在晕晕乎乎幸福的感觉里,小儿子永水真给他长脸面,为了把婚礼办得很成功,他早早就做了准备,请牛永做“总管”,迎海记礼,夏老医生出谋划策……宴席办得很丰盛,也很成功,他要对得起城里来的客人。
  闹完洞房后,迎海回到家,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心莫名的酸楚起来
  他想到了翠,心就隐隐作痛,翠等了他四年,他给翠的承诺呢却遥遥无期,这是不是对翠太残忍?也许,放弃是一种最好的选择,翠应该拥有自己的幸福。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游艇会206-澳门游艇会手机版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农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