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伤心

2019-10-07 16:30栏目:诗歌
TAG:

“月芽,是你吗?冥冥中,听到有人在叫我,我踟蹰了,因为这种称呼已经很久不被人叫了,如今却在这样一个广阔的海边再次被人叫起,着实让我感到有点意外,于是,我撩了一下披散的长发,回头看了去。
  “芽,果然是你,真的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说完,他便欣喜地朝我走来。
  “是啊,真的没想到。”我说。
  “芽,这些年过得好吗?”
  “呃……”我犹豫了一下,我该说些什么好呢,看着他布满血丝的眼睛,我知道他一定过得不好,此时,如果说我过得好,在他看来对他一定是一种讥讽;如果说过得不好,又怕他为我担心。接着,我的脑袋便像放电影似的“刷刷刷”的切换着镜头,但最终停留在了那个无奈而又忧伤的雨天。
  “哥,我们还是分手吧,为了学业,我不能再这样纠缠下去了!”我冷若冰霜地说道。
  “芽,我等你,我等你!”他苦苦央求道。
  “不必了,哥,还是把我忘了,世上有很多女子值得你去爱,为了我,真的真的不值得!”我用着极为低沉且近似哽咽的声音说道。说完,我便拎着行李上了通往省城的大巴。而他却一直跟在车后紧追不舍,且嘴里时不时地喊着:“月芽,我会等你的!”透过车窗玻璃,我隐隐看到他落泪了,泪花、水花最终随着大巴的远去而逐渐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之中,唯有那声嘶力竭的呼喊久久在我心中回荡。
  “哥,请原谅妹妹的绝情,也许人都会有变的那么一天,而这又岂是你我所能预料到的呢,都说韶华易逝,无期永恒。况且人生都有所追求,妹妹岂能为了儿女私情与你缠绵一生呢?哥,珍重!”虽然,一直在压制自己不要落泪,可我做不到,终是落了下来。
  “余雅,哥哥突然想到一件有趣的事情。”放学路上,哥哥朝我说道。
  “什么事情?”我好奇的问道。
  “不如把你的名儿换成‘月芽’,月亮下的一棵小芽,哥是月亮,你是小芽,这样,哥哥就会天天照着你了。”说完,他便咯咯的笑了起来。
  “哥哥坏,凭什么你做月亮,我做小芽啊,我要跟你换!”我呶着嘴说。
  “因为我是男生,你是女生,所以我要保护你啊!”
  “保护我,哥哥说要保护我!”听到哥哥说出这样的话来,我的心里的确暖暖的,可我却装着一幅蛮不在乎的样子,说:“谁要你保护啊!”接着,便羞涩离去。
  “芽,你等等我!”这是哥第一次这么亲切地称呼我。其实,哥哥也有一个有趣的名字,因为他姓殷名武,所以上学时,人们都管他叫“鹦鹉”,而鹦鹉的俗名又叫“八哥”,所以七改八改,同学们又管他叫八哥了。有时,我也凑热闹地朝他喊道:“八哥!”哥哥听后,便不高兴了,说:“谁让你小丫头这么叫的,你只能有一哥,怎能有八哥呢?”
  “一哥是吧?”于是,我便又淘气地喊道:“一哥一哥一哥!”
  “哎,真拿你这小丫头没办法,气死我了!”哥哥说。
  “呵呵。”于是,我眨巴着眼朝哥哥笑道。
  “还笑,不理你了!”哥哥小生气道。
  “哥哥真小气,哼!”说完,我也装作不理人似的离开,这时,哥哥连忙跑到我的跟前,说:“哥哥怎会不理妹妹呢?只是以后不要在哥前加上一啊八的,哥哥不爱听!”
  “好啦,以后单叫你哥就是了。”
  “呵呵,这还差不多!”说完,哥哥便帮我提着书包回了去。与哥哥这样相处的日子,我们一直从小学延续到高中,因为哥哥长我一届,所以,在我高二那年,哥哥便已结业了,因为考得不够理想,加之我的原因,哥哥便又回到学校补习一年,且与我同一班级,这样,我与哥哥的距离越是显得近了。
  哥哥对我特别照顾,正因为习惯了他的照顾,所以很多时候我更把他当成哥哥,就如同我的亲哥哥一样。高考前夕,哥哥说怕我学习太累,约我晚自习后出去走走。我同意了哥哥的请求,自习后我们一同下楼来到了学校操场。
  操场的景象可真是热闹,有体育锻炼的学生,有嬉戏的孩子,有手挽手的情侣。来到一块空旷的草坪上,我和哥哥找了一个洁净的地方坐了下来,接着,我们便聊起了毕业后的心愿。哥哥说他想找一份临时工做做,我说我想在家看看书,多学一些东西,为即将上的大学准备着。
  就这样,我们忘乎所以地聊着,不知聊了多久,我分明地感觉到一张深厚的唇凑向我的脸旁,这时,我才发现哥哥有吻我的倾向,于是,我便朝哥哥说道:“哥,你想干吗?”
  “妹妹,快毕业了,我只想亲下你作为纪念。”
  “哥,我可是你妹妹诶,你怎么能这样呢?”我恼怒道。
  “妹妹?”对于我说出的“妹妹”二字,哥哥似乎感到很是诧异,于是,他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芽,这么多年了,难道你一点也不知道我的心意吗?”
  “知道啊,哥哥一直很热心的照顾我啊!”我说。
  “不是你所说的那个,是这个。”接着,哥哥紧紧的抱着我,朝我吻了过来。
  “哥,别这样,快放手!”我拼命地挣扎着。我越是这样,哥哥把我抱得越紧,且在我耳边说道:“芽,我爱你!”我浑身哆嗦了起来,我也不知道哥哥为何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这让他的形象陡然在我心中打了折扣。
  “这么晚了,你们还不回宿舍休息!”远处,一职勤干事朝操场上活动的人们说道。听到有人巡查过来,哥哥这才慌忙把我松开。于是,我便飞也似地离了去,回到宿舍,我迅速地刷了牙、洗脚,然后泪流不止的睡了去。
  那一夜,我失眠了。
  正因为如此,我与哥哥的距离越发显得远了。高考成绩揭晓那天,他哭了,因为自身原因,他再次与心爱的大学绝缘,而我则顺利被省城一所重点大学录取。
  开学那天,尽管天上下着瓢泼大雨,可他依然前来为我送行,依然说着从小到大的那些话语,而妹妹终究是妹妹,所以,大学的四年里,我断了和他的联系。
  “芽,在想什么呢?”他朝我问道。
  “啊?哦,没想什么。”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想了很久,于是不得不收回记忆之网。
  “芽,这些年过得好吗?”他又继续问道。
  “呃,哥哥过得怎样妹妹就怎样咯!”慌忙之中,我便说了这样一句。
  “啊………”我见他欲言又止,便引开话题道:“哥,你怎么也来厦门了呀?”
  “嗯,和朋友合伙做了点小生意,来厦门这边,主要是为了开发这边的市场。”接着,他又自我解嘲地说道:“啊呀,厦门真是个好地方,来了这边如果不到处走走,那简直太可惜了!”
  “嗯。”我点了点头。
  “芽,有没有时间,我请你……”还没等他说完,男友走了过来,拉着我的手说:“老婆,看我给你带了什么?”接着,他便拎起布袋在我眼前晃了晃,然后摊了开来。
  “哇,贝壳,好漂亮哦!”说完,我便回头看了一下,哥哥早已离开,远处,只见衣衫轻摇,迈着碎步的他,最终和着海浪消隐而去。
  这是我第一次望着他的离去,心中顿时涌现一种莫名的情愫来。我想,那时的他大抵也和我有着同样的感触吧!不经意间,眼泪早已悄然落下。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游艇会206-澳门游艇会手机版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好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