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等

2019-10-07 16:30栏目:诗歌
TAG:

“萧紫苑,你给我站住,我告诉你,你要是再跑开可别怪我扔下你一个人走了啊。”男孩推着摩托车喊。女孩还是头也不回地走了。“幸好这会儿没车,幸好从摩托车上飞下来没有受伤,不然我早上阎王那里报告了,还用的着你在这里吼啊。”摩托车呼啸而过,男孩真的走了。
  紫苑停了下来,不走了。她没有生气,也没有哭,只有异常的冷静,她在笑,冷冷的笑着。径直去了一家网吧,还好,10点多一点,紫苑看着电脑屏幕,心里却回忆着一幕幕:片段一:饿了一整天,兜里没有一分钱,被家人赶了出来,回到单位,招来的是未婚夫劈头盖脸的一顿骂和不停地数落,她默默地站在那里,心冷冷的。片段二:从楼梯上狠狠摔了下来,见到的却是未婚夫平静无长的脸,人家连问都不问他一句。片段三:“我以后可能永远找不到工作,你愿意和我交朋友吗?”女孩问。“我愿意”男孩答。应聘前男孩摔文件,不停数落:“你连这么简单的文件都处理不好,谁要你干什么呢?”白眼,鄙视,女孩撒娇,“抱抱我吧,抱抱!”男孩嫌恶的瞪眼,推开女孩,转身走了。女孩无语。片段四:女孩的眼前竟是别人的嘲笑和讽刺:“就你呀,你就当你是你妈妈养的小狗吧。”
  “紫苑,你心里有事?”经理手里拿着一份文件,看着失神的业务经理,他知道这个26岁的女孩心里藏着很多心事,是啊,一个被收养的孤儿,一个没有父亲的单亲家庭,一个老是说自己能行的业务骨干,她不是很漂亮,但是她的微笑和善解人意太令人感动了,他发现自己最近总是被她吸引的有点忘记身份,就像此刻,他打发走了私人侦探,又悄悄看了她半天,终于忍不住说话。
  “哦,经理,我没有。”紫苑接过文件,隐藏起了眼中的落寞。
  “叫我晓翔,或者翔。一起吃个饭吧。别再找借口拒绝我。”黄晓翔没有走的意思。
  点菜,夹菜,剥龙虾皮,递饮料,饭桌上的晓翔很热情,真像个哥哥。紫苑眼睛湿润了:“为什么一个外人都比未婚夫来的让人舒心呢。”
  “紫苑,你是因为感动吗?还是我做错了什么?”他太细心,当然发觉了她的不自然。
  饮料很快就见底了,满上,再满上。“唱歌吧,紫苑,你真的很好!”晓翔很绅士的递过来话筒,也不再说话,就自己唱开了,是心雨,一首老的不能再老的歌。紫苑决定放松一下,借口上洗手间,叫服务生拿了盘瓜子和水果,结了帐,进来了,他还在唱心雨,很动听,他有些孩子气地笑笑,很温柔的看向紫苑。紫苑这才发现,原来一个男人一旦柔情起来真的是润物细无声。不过他只是一个外人。她摇摇头,又笑了笑。轻拍一下他的额头说了两个字:“你呀,吃点水果。该我唱了。”晓翔很听话的吃起了水果,不过眼睛没有忘记保持一潭温柔,那种甜死人的眼神。紫苑觉得有点飘,所以赶紧拿了话筒唱起来。她心里暗叫:“天哪,谁说只有女孩子才会放电,这个人玩命的温柔叫人怎么受得了。"
  晓翔朗声笑了起来,因为紫苑被他看的紧张,背过身去了不看他。
  娇艳的玫瑰花一大早飘来紫苑的办公桌上,她要叫,可是周围全是惊羡的眼光,她只好垂下头去,深深地。紫苑暗叫:烂招数。不过回答的却是:“我已经订婚了。”声音很小。他的回答的声音却足够在场每个人听见:“我知道,可你还没有结婚呢,我有理由追求自己的幸福。”
  紫苑当然知道别人会怎么看她,怎么想她,不过她不在意,因为她早已经做好了随时走人的打算,她不喜欢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紫苑,今天有个饭局,很重要,我需要女伴,你要留一下,做些装扮。”总经理办公室内,晓翔很严肃的说话。
  吃饭,喝酒,唱歌,晓翔一边应付着客人,一边注意着紫苑,她今天真的很漂亮,该死的客人也在不停看紫苑,紫苑一直在笑,微笑,可是她并不高兴,因为她真的不知道他怎么会容忍别人一直用那种暧昧的眼光看她,尽管他已经专门给那个客人叫了两个陪酒的女伴。他看她的眼神中充满了关切和懊悔,但是他还是得应付这个客人。她口渴了,顺手拿起啤酒瓶,要喝,却被晓翔递来饮料调换了去。紫苑无语,却不喝饮料。
  他又叫了两瓶啤酒上来,放在紫苑跟前,又去应酬了。紫苑去到外台结账,却被告知已经付过了,她转到洗手间洗洗脸回来,大家已经在喝酒唱歌热闹非凡了。紫苑无语,一个人喝了几口啤酒,她看见晓翔在那里跟人家笑成一团,心里觉得好假,她就不明白,为什么吃饭叫女伴是男人乐此不彼的事情呢。
  “你陪张老板跳一会舞吧。”晓翔突然对紫苑说,并且转身出去了。紫苑看了他的背影一眼,没有说话,又喝了几口啤酒。心下一横:“张老板,我陪您跳一曲吧。”便随着张老板离了坐。歌曲换成了慢三舞曲,紫苑心不在焉地应付着这个男人,她看得出来,这个张老板还不像一般的臭男人那么色,起码还装作高雅绅士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嗓子冒起了烟。
  “张老板不好意思,让林小姐陪您跳吧,我跟紫苑有点事商量,就先告辞了。”等紫苑一眼望见晓翔,就已经被晓翔拉了过来,很快离开了包间。他在生气吗?他为什么生气,不是他叫她陪那个张老板嘛。
  才一回到住的房间,晓翔就抱住了她,一阵疯狂的热吻惩罚式的落在她的唇上。她有点晕,可能因为那两杯酒,可能因为他的惩罚,总之,她就一个字“渴”。不过她发现自己并不在意他掠夺去的初吻,反而发现挂在他颈上的双臂本能地有一种渴望,一种想要拥抱的冲动。
  她看着他,冷冷的,嘴角还挂着不屑。他看到了这样的眼睛,竟然不怒,只是把她交给床子,松了松领带:"你洗澡不洗?”摇头,还是那种眼神和表情。他去下了领带,脱了外套,走进了浴室。
  紫苑呆在那里,一动不动,还是口渴的厉害,看到床头柜上的xo,立即取了杯子灌了一大杯到肚子里。
  他出来之后径直躺在床上,什么也不说,只是和她对望着,看着她一脸的呆像。两个人都很清醒。
  半天,他投降了,抱住她,又放开,用同一个杯子到了杯酒喝,她傻气地冲着他笑。他用手指轻轻点了点她的头发,帮她理了理发型。然后,拉了她的双臂挂在他颈上,又抱住了她,坐在那里不动。一会,用手指指额头,一会指指脸蛋,一会努努嘴巴。
  谁说只有女人的肌肤吹弹可破?她真想揍人,因为她控制不住自己,他的肌肤该死的细滑,她几乎强奸了他,当然,前提是她要懂得男女之间的事,她不懂,所以,最后还是由他主动。结果只有一个,他们越界了。
  早起,她看着他熟睡的样子,心里出奇的平静,原来爱一个人真的很自然,很甜美。她要不要逃走呢?
  答案是“不”。他是故意在装睡,他想看她会做些什么,这当然包括她是不是要逃走。结果是这样的,她打量了他半天,说了一句话“我们结婚吧。”他立即回应,并且又要行动,不过他扑了空,因为她不允许自己再像昨天那样丢人。
  回到办公室之后的两个人,完全没有男女关系一样,各自忙各自的事情,只是到了下班时间,他必然是如影随形,她总是看不见了熟人之后才和他挽着胳臂,一起逛街,买好吃的,当然还有戒指。
  一家欢喜一家忧,另一边,黄晓翔的情人安佑娜则是风云变幻。自从出现了萧紫苑,她是很难再见到黄晓翔的影子的。她不是那种撒泼吃醋争锋的女人,况且她很清楚,无论年龄,身份还是在公司里的地位,她都不是情敌的对手。她唯一知道的是,萧紫苑是一个冷静的出奇,善良的出奇的女人。为了心爱的男人,她只有冒险试一试了。
  咖啡厅,两个年轻的女人:一个成熟妩媚,一个清新可人。安佑娜温柔的说着话:“紫苑,我知道晓翔现在心里只有你一个人。你比我年轻,漂亮,工作能力又强。可是,我不想打掉肚子里的孩子,孩子是无辜的啊,我找你来,只是想求求你,让我每天可以远远地看到他,只要他肯认这个孩子,我就心满意足了。你放心,我会自己把孩子养大,不会影响你们的生活的。”“现在才知道你和孩子的事,我会跟他谈的,你自己保重,还有,照顾好肚子里的孩子。”紫苑有点急躁,但是异常冷静,半天说了一句话。
  “该死的黄晓翔,居然说自己未婚,还不要自己的孩子,又是一个臭男人。”紫苑心里烦。径直找到了黄晓翔,他居然没有否认。只是说了一句话:“你宁愿相信过去的事,也不相信我,干嘛还来问我?”他再也不说话了。紫苑气急:“过去的事,什么叫过去的事,不要孩子就叫过去了吗?那个女人居然还要为这样的男人生养孩子。”
  一天,无语;两天,无语;三天,四天,到第五天,总经理室居然换了一个新的人来。该死的黄晓翔,他居然消失了。紫苑在无人处低泣。男人对于轻易到手的女人总是这么不珍惜吧!她去经常去的饭馆,咖啡厅,公园,影院找他,他居然从人间蒸发了。
  紫苑见不得大家的同情的眼神,经不住情敌的苦求,辞职了。
  两年后,滢澜鲜花店。“萧老板,我们这个月纯收入为7000元,比上个月低了2000元。”“哦,是吗,已经很不错了,养活了我们好几个姐妹呢。”萧紫苑接过现金微笑了一下,顺手丢进包包里。“兰兰,告诉姐妹们,休息两天。你们的薪水我已经打到你们的卡上了。”说着话,人已经出了门,打开机车门跑开了。
  一个男人如果爱你的时候,他怎么都能找到机会接近你;一个男人若要存心忘记你,你找遍天涯海角也是枉然。已经两年了,晓翔没有半点音讯。她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生活。在她的生活里,投资与收益占了大部分时间,可是她真的不在乎金钱。除了简单的衣物和用品,她最爱去的地方就是森林公园。在那里,她参与了炭化森林的种植,也认识了知己严。严是炭汇森林的投资人之一,光去年一年他就捐款了30万。严很阳光,大度,成熟稳重。严带她游了西湖,去了西双版纳,看了泰山日出。但是,紫苑忘不了她的翔,她接受不来他的一切明示暗示。所以,他们只是知己,不是爱人。
  “紫苑,你可以不接受我,但是你不应该让自己活的那么孤单。一个年轻的女人更应该享受爱与被爱的美好。明天我要飞去新西兰定居了,可能在那里呆几年呢,你要不要去机场为我送行呢?”严不带一点感情的轻语。“为什么去的这么急?那你在这里的公司怎么办呢?有可靠的人打理么?你一个人去那边适应吗?”紫苑总算抬头问了几个问题。“我可以理解为,你在关心我吗?”严眼中闪过一丝光亮。“严,你可以找年轻漂亮的女孩陪在你身边,原谅我,我真的忘不了他。”。。。。。。
  一张单程机票,一束百合,一个人,紫苑心里有点急切,耳边净是严的话:“我从来不相信一个女人可以为爱守候多久,你是我遇到的唯一一个特别的女人。去新亚集团吧,晓翔在那里上班,他一直没有找女人,只是最近有一个女孩老跟他在一起,如果你还忘不了他的话,就去为自己的幸福争取吧。祝你们幸福!”
  “晓翔,你不喜欢我吗?”“喜欢。”“那你为什么不答应娶我?”“菲儿,我们不是说好了只做兄妹吗?你怎么又来开玩笑?”“你不是说你谁都不爱了吗?你还是忘不了那个叫紫苑的女人吗?”“菲儿。你不知道啊。我在找一个不是爱我的钱而是我的人的时候,紫苑出现了。她那么冷静,懂事,知心。虽然她并不是最漂亮的,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我疯狂的爱上了她。”“那你为什么不要人家了。”“不是我不要她,我实在是很生气了。一个跟你同床共枕的人啊,她居然不信任我,相信一个陌生女人的胡言乱语。一个安佑娜,就让她不问青红皂白就判了我死刑。难道我在她心里就那么不值一文?”
  虚掩的门,一推就开了。紫苑看到屋里说话的两个人的刹那,女孩已经挽了晓翔的胳臂,亲密地靠着他。晓翔下意识地摆脱她的纠缠。等看清了来人,却一个字也不说了,只是仅仅盯着对方的脸,看着;紫苑也是,无语,朝着他看回去。
  “你?”菲儿猜测着来人,“萧紫苑。”晓翔抢在前头回答了。一把拉过紫苑,深深一个拥抱。紫苑的眼有点湿润,嘴里却在说:“黄晓翔,你竟然敢不要我了,我来找你算账了!”手底下用力分开了彼此。“她没有我漂亮,还没有我年轻。”菲儿在一边郁闷的要死,叫嚷着。紫苑回了一句:“那又怎么样,他不爱你!”“他不要你了,不然他为什么和我在一起。”菲儿实在不明白,自己有哪一点输给这个叫紫苑的女人。紫苑不说话了,看着晓翔,抱起了手臂在胸前。一副你自己解决的样子,看着他。晓翔有点害怕,因为他知道紫苑通常不会生气,但是凡事出现这个眼神的话,他必须好好处理,不然,麻烦可就大了。
  “菲儿,紫苑是来找我回去结婚的,我们要走了,你要不要去参加我们的婚礼?”晓翔冒出来一句话。“我不同意”两个女人一起喊。
  婚礼终于还是举行了。
  结婚这天,同时来了两个花车,两个新郎。一个是严,一个是晓翔。众人皆楞。证婚人只好发问“请问新娘子,愿意嫁给哪一位先生做新娘子。”“当然是我。”两个男人一起喊。晓翔的脸都绿了,他真想打架了,一把揪住严文涛的领带:“严文涛,你不要以为你有两个臭钱我就怕了你,她是我的人。”严挣开晓翔,拉着紫苑就跑,并且有人已经挡在了晓翔的前面,严轻松拉了新娘抱起来塞入车中。“严,你?”“我说过我不会善罢甘休的,就算你不愿意嫁给我,也要给这个家伙一点颜色瞧瞧啊,你不怕他以后再扔下你一个人面世界的找他啊。”“可是?”紫苑看看越来越远的晓翔,心里没底。她实在是没有机会再说话,因为严已经拿出来了一颗钻戒在她面前,十分认真地说:“紫苑,嫁给我吧,我已经把你从他手里抢过来了。”紫苑不语。只能往后退缩。“紫苑,我知道这钻戒对你来讲没有多少吸引力,可是你好歹也配合一下嘛。”严有点郁闷。“严,你不会是来真的吧?”紫苑轻问。“你说呢?”他又靠近,只是盯着她看。“严,我们是不是演的有点过火了。”紫苑往窗外一看,真有点急了,因为晓翔的花车没有追上来呢。“你见过这么卖力的演员吗?你觉得一个人一生会举办几次婚礼?”严把钻戒盒扔在一边了。
  严实在是郁闷,怎么会有女人对钻戒不感兴趣呢,她基本上连看都不看那钻戒一眼。可是他就是喜欢这一点。他怎么就没有早点认识紫苑呢,紫苑都说了N遍了,如果早点认识,今天就不用抢新娘了。哼,真是郁闷!严一个人在想着,他就没有想他问了人家紫苑多少遍你为什么不嫁给我。
  “紫苑,晓翔那家伙虽然赚钱不多,可是也养得起你了,你结婚以后不会再上班了吧?”下了车,严问,为了缓和气氛。“不会啊,我们几个姐妹开店挺好的,赚的也算不少了。自己花自己赚的钱心里舒坦!”“紫苑,你真的不考虑我吗?我可以帮你开店啊!我们两个一起干!”严最后一次问。又自己回答了“如果我们早一点认识,是吧?”
  “严,你是个好男人,可是我已经有晓翔了。真的对不起!”紫苑认真地说。严无奈的看了紫苑一眼,拿起手里的电话:"黄晓翔,你能不能快点啊,再来晚一步你就真的不用举行婚礼了。”
  黄晓翔是15分钟后跑着到达严特意准备的婚礼现场的。因为该死的堵车,他为了抢时间,只能那样做。一到地方,也不顾自己上气不接下气,就把紫苑往自己身边拉。紫苑柔情万种地看着他,不语。
  晓翔有点急:“紫苑,你后悔了吗?”他听说严文涛送妻子价值120万的钻戒,又回想刚才严文涛抢人的画面,他知道,严文涛不是在演戏,他是来真的,所以,他有必要证实一下。紫苑拉了他的手,但笑不语。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游艇会206-澳门游艇会手机版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不等